小人兒的嘴巴是不會停下來的

澄澄一向好動活潑,所以不喜歡停下來睡覺,但她非常喜歡吃,食量驚人。很多時候小人兒已吃完我們為她準備的正餐──滿滿一壼360毫升的飯粥啊,差不多等於一碗半普通飯碗的份量呢──但她見著我們吃的話,她還會指著我們正要吃的呀呀呀示意要吃。澄爸爸一邊用筷子給她已張開的大口送點飯粒,一邊問道小公主會不會吃太多了營養過剩呢。我笑著回答,算了吧,她的胃口就像是無底深潭般,反正小人兒的嘴巴是不會停下來的。

在農場上啼聲踏步的牙牙學步兒

早已跟朋友約定周六帶澄澄到大埔遊玩,但看天氣報告那天是黑雲閃電雷雨的圖案啊──沒有信心的媽媽心想出遊大計要泡湯了麼。那知,周六原是出遊好天氣,既有清風送爽,又有雲朵遮陽,卻沒怎麼下雨呢。帶著澄澄上車出發,一起探訪媽媽很喜歡的「大花白」啊。

還未消耗殆盡的就是眼淚

我家澄澄是春天出生的寶寶,情緒像春天一樣,說變就變:稍一不如意就哇哇哇來一場「大雷雨式」的嚎啕大哭,媽媽真恨不得有「靜音」(mute) 鍵可按;但睡夠吃飽時,小人兒把弄著一點小玩意,又咯咯咯笑起來,很是逗趣迷人。

與自己失去了聯絡的媽媽

記得懷著澄澄六個多月的時候,一個人在山野間挺著大肚子,圍著水塘邊走在樹蔭下漫步,愜意得很。抬頭眯眼看沿著葉子邊灑下來的冬日光線,抹點汗喝點水又拍拍肚子裡的女兒,她不時會踢踢動動身子。心裡冒起了一個字:solitude,安舒自在的孤獨。我是一個人,又不是一個人──因為有澄澄與我作伴啊,多幸福。

我們的第二首主題曲:聽《給不停哭泣的嬰兒》

家有高需求寶寶,我們的第一首主題曲,無容置疑,必定是澄澄嘹亮的哭叫聲。 至於第二首主題曲,也就是在我家經常聽到的樂曲,就是日本神山純一編作的《給不停哭泣的嬰兒》了。一位任教幼稚園的朋友借給我們聽,光看唱碟封套上的名字就知道適合我家小人兒了。

黃昏五六點的魔怪時段

由白日進入黑夜的黃昏時段,對媽媽我來說,很漫長…… 在早上和下午時候,只要我由著小人兒在地上爬爬走走推推翻翻,澄澄心情還是不錯的。但不知怎的,到了傍晚五六點的時候,小公主總要鬧:抱她坐她要脫身哭,由她自由玩又會死命拉著我的大腿嗚嗚嗚要抱……後來發現,只有兩個方法可以稍為安撫她這種沒由來的情緒,要麼抱著她在家裡四處走,要麼抱著她到街上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