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瘋吃狂呼要要要的小人兒:意大利米仔意粉

每家的小孩都有其獨門秘技,而我家澄澄最擅長的就是吃、吃、吃。打從一歲後要求自己握匙吃飯以後,就拒絕讓我們餵她。不少見過小人兒的親友們都喜歡捏捏她的臉蛋兒或是大腿,說怎麼這樣可愛肥美啊;假若有機會與澄澄一同進餐的話,他們更對小人兒自個兒舀飯吃嘖嘖稱奇:在旁光看著她大口大口的吃已很快樂了!

逼師奶上梁山?頭等艙女兒教曉我的事

在港英統治年代受教育長大,接受「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家庭教育薰陶,自以為屬於「政治冷感」的一群。港人熱門的遊行節日「七一上街」,我只是在2003年受朋友邀請姑且一去;至於另一個年度在夏夜裡舉行的政治活動「六四燭光會」,身為記者的我只曾因工作關係到場,從未自發參與。

小公主奢華一世私の部屋:日本岡村幼兒桌椅

在香港,長輩們知道你將要生孩子的話,總會嘮叨勸說要儲錢呀小孩將來要花你很多錢你沒聽風帆女后說養一個要四百萬港元啊。女兒澄澄出生以後,沒錯是有很多可以花錢的地方;但感恩的是,身邊有不少親友轉贈二手衫褲鞋襪還有嬰兒床浴盆玩具一籮筐,還有很多愛心現金津貼贊助,所以我們倒以為,養寶寶可以不用花費很多的。

要給孩子最好的只能當虎爸媽?:讀《阿德找阿德》

女兒澄澄是在龍年出生的「小龍女」,明年將滿兩歲,符合香港社會福利署最早入學年齡的規定,所以我也多留意關於報讀幼兒園的消息。想不到,今年家長爭相報幼園的場面實在太誇張荒謬,有關新聞竟可跳上報紙頭版成為全城熱話:甚麼早幾天門外紮營露宿甚至為排隊辭職跟其他家長互摑──都只為爭一個入學面試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