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兒實現了我的1/224個志願:讀《給孩子的信》

在我小時候的年代,小學畢業時流行寫紀念冊,就是活頁式填資料那一種,除了地址電話生日那類普通欄目,上面總有些奇怪資料要你填:血型?志願?在「我的志願」一欄,我總是寫這兩個:作家、教師。 想當作家,是因為小小時候已很喜歡寫作;當同學哎呀呀「牙痛聲」似的為湊夠字數爬格子,我總擔心會不會寫得太多超出字限。已是小六的我,明白現實,知道要當「作家」是很難謀生的,所以會補填「教師」:因為看似人工高、假期多、福利好!

小人兒夏水禮三寶:潛泳衣、紙泳褲與發條企鵝

 自從澄澄大駕光臨我家後,我就不是很喜歡夏天;因為香港的夏季又熱又濕,甚麼蟲呀蚊呀蟑螂呀在家裡滋生又快又多,整天與小人兒待在家中與各路昆蟲「困獸鬥」,心裡難以安寧。 不過,夏天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盡情玩水!六月時份天氣熱得滾燙,但因為小公主未完全康復,一直未敢下水。終於等到七月中,澄爸爸興致勃勃地嚷著「我們一家游泳去!」就一家子到家附近的泳池去。

是誰在製造香港小填鴨?:讀《買錯玩具教錯仔》

在物質富裕的香港,買玩具是城市父母對孩子表達心意的流行方法;看著兒女把玩玩具時露出的純真燦爛笑容,心裡盡是滿足。逛書店時看到這本《買錯玩具教錯仔》,被這種港式俚語的標題吸引,所以拿起來翻。不期然想:玩具可以買錯的嗎?頂多是買回來孩子不喜歡所以白佔地方白費金錢?

逆流而下:我當全職媽媽的掙扎

「咦,怎麼眨眼之間澄澄長大了這麼多啊?」小人兒每天在變,朋友好幾個月才見一次面,就好像用快速鏡頭以三分鐘觀看向日葵從早到晚一整天的奇妙變化,那能不讚嘆驚訝?我總笑著回應:「是啊,請你也多眨幾次眼吧,好讓小人兒快高長大,那我就不用整天緊盯著她那麼累了。」

三號風球下勇闖海洋公園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祖國十六週年,五十萬人7‧1遊行十週年,社會還在議論不斷,這到底是爭取民主叫當權者下台的全民運動,還是一個標明香港有集會自由的年度嘉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