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愛上攀爬:大埔樹屋田莊

「我一共玩了四次!」戴上安全帶的小妮子澄澄一臉自豪地對我說。要不是泰山飛索的時段完結,看似她還想要繼續排隊當「空中飛人」呢。誰想到廿多分鐘之前的她,一邊流淚哭喊一邊沿索滑下來?

小小鐵路迷福音:港鐵沿途有禮桌遊@樂在棋中

「我們今天要去哪兒?」「乘坐地鐵,要轉車嗎?」「哪一個站下車?甚麼時候會到?」五歲的女兒澄澄,問題天天都多,甚麼都要問到底。我有時候反客為主,反問她:「你猜到站時哪邊門會開呢?」「你數得到關門前的嘟嘟聲響共有多少次嗎?」「你看那塊顯示屏,還有多少分鐘列車會到達呢?」「下一個站的月台牆壁會是甚麼顏色呢?」

好想睡覺的媽媽:讀《好想睡覺的小象》

「今晚早點煮飯早點吃晚餐早點送孩子睡,我們也可以早點好好休息,好嗎?」丈夫跟我說。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有哪一個黄昏我們不這樣許願?有哪一天晚上我們不這樣祈禱?」對頭等艙爸媽來說,最困擾不是甚麼「養小孩都很費」或花費心思時間說故事陪玩之類;而是每晚人已累透還得與不願睡覺的孩子角力;好不容易待孩子睡去,卻要與自己的肉體搏鬥,勉強硬撐才有一點獨處時間(me time)。

相人:小學校長大觀園

「澄澄今年K2(低班)是吧?有甚麼心儀的小學呢?」圈外人如是問道。至於同屆孩子的媽媽們呢,目前階段正忙著熱哄哄討論各所直資私立小學的報名時限入學策略學校風格之類,只會問你打算報讀哪幾間學校,無暇問你真正想選那所小學了。四方八面的資訊告訴我們,因正值龍年出生高峯期競爭者眾,來年小一入學申請情況嚴峻,心底無奈歎息:「我們真可以有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