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讓孩子擁有「被明白」的安心:《顏色妖怪》

「我鍾意……黃色!」幾個月前,三歲的阿一少爺還未能清晰分辨細緻類近的顏色;現在,卻主動表達自己喜愛的種類。我微笑,因為我知道這小子為甚麼選黃色——一定是他想起《顏色妖怪》裡滿是黃色的那一頁了。

帶孩子「貼地」學英語:西貢體育會英語體驗營

英語是聽和講的音節韻律藝術。即使一向不熱衷送小孩上這班趕那課,媽媽我還是希望孩子小時候學會語音拼讀(phonics),免得大時串字要死記硬背那麼苦喔。 有一次送三歲小兒子阿一少爺到課室裡上拼讀班,好動小子不像家姊澄澄可以安坐享受課堂,沒過十分鐘,他如坐針氈似的在房間裡轉來走去,好不容易抓住了,又嚷著要出去玩。那一小時,對我和他以及老師來說,都有點漫長、有點難捱。學英語拼音一事,暫且作罷。

愛孩子的初心:台北萬華親子館

「大家好,我係今天的主角Gigi。」小妮子澄澄幼嫩的童聲響起,然後一頭黃色小狗布手偶從布幕舞台探出頭來。「我係Gigi的朋友黑仔呀。」頭等艙爸爸跟著為另一頭狗玩偶配音。孩子自己編導的一分鐘小劇場上演了。

西遊Shopping記:愉景新城開學用品展

家住九龍東,周末相約朋友在新界西聚頭,然後逛逛著名親子商場愉景新城。走進地面那層的中央公園,我家小孩好像發現新大陸一般,脫下鞋子忙著在室內草坪上跑跑跳跳溜小滑梯。 媽媽我呢,則在草坪旁邊的「開學用品展」(即日至9月9日,早上11時半至晚上8時半)買到了特大擦膠,再也不怕下月上小學的小妮子澄澄弄丟了。

跟著兩小玩打工體驗:台北BabyBoss

知道台北有座兒童職業體驗城Baby Boss,已打定主意帶頭等艙孖寶去遊玩——因為媽媽我自己小時候也好喜歡這類體驗扮演式的遊戲,現在跟著兩小再活一次童年啊。

明日文青之旅:台北花博公園

今天的兒童,可能是明日的文藝青年。知道台北有座花博公園,是因為今年二月,台北特色公園之一的舞蝶共融遊樂場,在這兒開幕。但想不到,很多打扮時尚的年輕文青也會來這個以環保為主題的公園,播著勁歌音樂,盯著展館的反射投影集體練舞;多帶孩子來看看,感受一下文藝氛圍也是不錯。

親子港式桌遊《動物拯救隊》開箱文

每個人有一個故事。每個城市也有自己的故事。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說到底是我和孩子們土生土長的城市啊。香港的孩子們有專屬的玩意麼?當上媽媽以後,經常留意日本、德國或美國推出的玩具:為甚麼好玩的都是外地設計?難道香港不能有自己出品的玩意嗎?

帶孩子探訪老香港:西樵國藝影視城

不得不承認,生了孩子才數年吧,有時就想懷舊:小時候依然隨街可見的流動雞蛋仔魚蛋檔、在家樓下檔口仔買來的紅色舞娃娃四驅車,還有那時紅極一時的電視卡通《魔神英雄傳》……

幼兒平衡車黨的綠野賽車場:BMX Park

「好型呀!」看著快要三歲的一一少爺戴上頭盔騎上平衡車,身邊還有好多穿上長袖單車服套了護膝甚至會「掟彎飛車」的專業小小平衡車手,即使炎夏裡也感到酷吧。

博童顏一笑:讀《我有意見》

「啊,這不就是那本甚麼爺爺上天堂的系列?」六歲女兒澄澄眼睛銳利,一眼就看穿我從圖書館借回來《我有意見》繪本的作者背景。日本的吉竹伸介畫了好多極為有趣的繪本,聯想力豐富,很對我這個「發白日夢專家」媽媽的胃口。只是想不到,做事比我有板有眼得多的澄澄,竟也對這天馬行空的繪本作者有那麼深刻的印象。

先苦後甜的小學雞親子山徑:烏蛟騰沙頭角海邊遊

「我覺得好輕鬆呀。但幾時到BB茶座?」六歲女兒澄澄一臉得意地道。那時剛爬完我以為路段最困難的烏蛟騰郊遊徑,她在前頭遙遙領先隊伍。她口中的茶座是我們是次山旅行程的終點站:位於鹿頸三路交匯處的BB 開心茶座。

身體病了是償還情緒債務?讀《情緒的毒身體知道》

一向以「嗜睡」自居的我,甚少失眠。那一夜,卻輾轉難眠,攤在床上,感到精神極之疲累,卻又未能入睡。不就是與人吵了吵,意氣難平,感覺身體內在都是繃緊的。身心相連啊,心中緊抱情緒不放,卻害苦了自己的身體。

擺平小孩爭執的神奇咒語

又一個平凡不過的黃昏。家姊澄澄煞有介事把玩一張分有好多小方格的貼紙頁,在旁悶透的弟弟阿一當然不會放過與家姊「互動」的機會,想要搶來看。六歲的家姊說好吧,我送一小張給你,但弟弟不依,邊呼喊「我自己!我要自己揀!」邊動手搶。澄澄想要保留主控權:「不!我已經說送你一張了,為何你還要搶?媽媽!阿一搶呀!」

成年人也需要的寓言教事:讀《猶太寓言繪本》

故事中的老師提問:「有個人有兩顆頭、一個身體,他是算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共用一個身體,算是一個人吧?可是有兩顆頭分開思考,是獨立的個體?原來,當一個頭靠近熱水,另一個頭也能一起感受「熱度」的話,就算一個;假若另一個頭毫無感覺,也就是分開的個體了。似乎是充滿童趣的妙想天開,但想想看卻深有寓意,簡單闡明個人和群體的共生關係,以及何為「愛」的大道理。

不願棄權:我當全職媽媽的選擇

為甚麼我要選擇當全職媽媽呢? 這個問題我幾乎每天問自己一遍,到今天也是。因為捨不得離開可愛的小寶貝上班去嗎?唔,其實我真心喜歡以前的職位,反倒是捨不得工作。找不到別人照顧女兒嗎?可以找奶奶婆婆幫忙或是僱個外傭褓母也成。是愛孩子所以不想錯過見證她成長的每一刻吧?我本來不是特別喜歡跟孩子相處,而且在職媽媽也可以參與孩子的成長啊。 那到底是為了甚麼?

逆流而下:我當全職媽媽的掙扎

「咦,怎麼眨眼之間澄澄長大了這麼多啊?」小人兒每天在變,朋友好幾個月才見一次面,就好像用快速鏡頭以三分鐘觀看向日葵從早到晚一整天的奇妙變化,那能不讚嘆驚訝?我總笑著回應:「是啊,請你也多眨幾次眼吧,好讓小人兒快高長大,那我就不用整天緊盯著她那麼累了。」

我有一位「頭等艙寶寶」: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一)

「高需求寶寶需要較高水準的照顧──就像坐進頭等艙一樣!」讀到這樣的話,實在讓我釋懷不少。並不是我們養育失當造就小人兒如此哭鬧,只不過澄澄是一位「有要求」的特別乘客,不願意接受次等服務而已。原來,我是一位「頭等艙服務員」,工作比其他人要累一點是理所當然的。

我寧願陪小小孩坐到天荒地老

我家小公主在大約十四個月大的時候,開始會走路了。自此,每天上街我都牽著她的小手讓她走路。個子長得不高的小人兒,蹬著運動鞋子走在街上,原來很矚目。不止一次,有街坊恰似發現新物種那模樣跟我說:「怎麼這麼小的小孩已經會走路了?妹妹好棒啊!好逗趣呢!」

東離西有多遠:搬家記下集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想不到北宋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頗能描繪頭等艙搬家前夕的心情。春季天氣連續十來天都是陰霾刮風下雨甚至落雹,一下子炎熱下一刻又變得寒涼,人也跟著低沉。女兒澄澄發燒感冒咳嗽,丈夫忙著東奔西跑籌措搬家事宜,摟著鬧別扭的小人兒,活在紙箱陣的圍城家裡頭,怎一聲唏噓了得。

「你抱得太多寵壞寶寶了!」: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二)

記得澄澄初出生後,有不少好友來探訪,我總是盡量讓他們抱寶寶的,讓澄澄知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人歡迎她的到來啊。有時候朋友會帶點擔憂的問:「你怕不怕我們抱她的時間太長?有些人說這會縱容寶寶啊。」面對小公主的哭鬧,一些長輩總會有他們的理論:「你是抱得她太多寵壞了,當然會經常鬧的啦。」潛台詞其實是:「你管教不了寶寶,被她操控了。」

一歲針後迎來的黑夜漫長

好不容易捱過三天三夜等到寶貝女兒的流感好了,已累透了的媽媽萬萬想不到,到健康院打一歲針竟是漫長信心黑夜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