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孩子滄海桑田話當年:展城館

「啊,這款『大水牛』舊式巴士,媽媽記得自己還是幼稚園生時曾經搭過呢⋯⋯」「你看,外婆的家,也就是媽媽小時候住的地方,是填海得來,好多年前那邊還是海呢⋯⋯」我跟五歲半的女兒澄澄解說,她反問我:「甚麼是填海呢?」

全泵媽唔易做:吃力不討好的第三條路

「寶寶喝人奶還是奶粉?」三年多前剛當上新手媽媽的我,經常被探訪寶寶的親友問上這道題。在提倡母乳餵哺是「最好」的大氣候下,因未能成功親餵而幾乎陷入產後抑鬱的頭等艙媽媽,只有模糊回應,內裡卻是有點心虛。

與壞心情做朋友:《烏雲先生》

「我好嬲呀!我好唔鍾意阿一成日搞住我!」五歲半的澄澄正處於「壞心情」模式,一點點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會觸發她;兩歲的一一卻很喜歡看她跺腳的樣子,她越是投訴,他越要騷擾,兩姊弟沒完沒了。正氣在頭上的家姊,有時會催促爸媽直接介入,帶走弟弟;有時正值一一少爺要睡覺的時候,我們也得拖著萬分不情願的一一到睡房。回頭一看,那位可以晚點睡的大孩子,嘴角一抹勝利的微笑。

帶孩子發現天水一色之圍:香港濕地公園

假若我沒有孩子,我想我沒甚麼機會到訪香港西北的天水圍——沒有朋友邀請我到天水圍探訪或遊玩,加上我媽老跟我唸那個濕地公園「沒甚麼看頭」就只是看那條鱷魚貝貝罷了。對於半輩子都長居九龍半島的我,實在沒有緣由走進這個被標籤為「悲情城市」的社區。

二孩媽的覺悟:放下,海闊天空

「爸爸返工啦!」丈夫準備出門,每天早上都準時起床的一一少爺,跑過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讓他離開。爸爸一轉身彎腰湊過去兩歲多的小人兒,用臉上的鬚根「刮」上小臉蛋,還伸手呵癢——「咔咔咔」清脆的笑聲傳來,兩父子玩得不亦樂乎。「你好像沒怎樣這般跟澄澄玩過呢?」「是啊,現在輕鬆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