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孩子發現天水一色之圍:香港濕地公園

假若我沒有孩子,我想我沒甚麼機會到訪香港西北的天水圍——沒有朋友邀請我到天水圍探訪或遊玩,加上我媽老跟我唸那個濕地公園「沒甚麼看頭」就只是看那條鱷魚貝貝罷了。對於半輩子都長居九龍半島的我,實在沒有緣由走進這個被標籤為「悲情城市」的社區。

二孩媽的覺悟:放下,海闊天空

「爸爸返工啦!」丈夫準備出門,每天早上都準時起床的一一少爺,跑過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讓他離開。爸爸一轉身彎腰湊過去兩歲多的小人兒,用臉上的鬚根「刮」上小臉蛋,還伸手呵癢——「咔咔咔」清脆的笑聲傳來,兩父子玩得不亦樂乎。「你好像沒怎樣這般跟澄澄玩過呢?」「是啊,現在輕鬆多了。」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我是小威風:香港消防博物館

「小朋友過來吧,到那邊穿制服拍照吧。」甫到達建築簇新的消防及救護教育中心暨博物館時,職員友好地招呼道。「看你這小帥哥要戴帽子才像救護員啊!」一向討厭戴帽子、才兩歲多的一一少爺,竟也願意好好佩戴那頂藍色的鴨舌帽。「嘩你這裝束連褲子也配備,背上還有滅火筒非常像樣呢。」另一邊箱五歲多的澄澄穿上消防員行動制服,兩姊弟並立,好不威風。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