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育兒

擺平小孩爭執的神奇咒語

又一個平凡不過的黃昏。家姊澄澄煞有介事把玩一張分有好多小方格的貼紙頁,在旁悶透的弟弟阿一當然不會放過與家姊「互動」的機會,想要搶來看。六歲的家姊說好吧,我送一小張給你,但弟弟不依,邊呼喊「我自己!我要自己揀!」邊動手搶。澄澄想要保留主控權:「不!我已經說送你一張了,為何你還要搶?媽媽!阿一搶呀!」

你今年「母親節」了沒有?

「你地班X街!咁都好玩?」在家長whatsapp群組裡,傳來這樣的一段錄音。之前的對話,是大家互相傳送「母親節快樂」的圖像和賀語。留言的是一位媽媽,素未謀面,因為她從沒接送孩子上學,也沒有與孩子同住。後來那位媽媽退出了群組。

一孩媽Fion:一個就夠晒數!

「為甚麼不生多一個,讓女兒有伴呀?」「是啊,生兩個的話,對小朋友發展很好,孩子之間可以互相支持。」這類街坊式忠告,身為一孩媽媽的Fion早已聽過很多遍,她笑說:「甚至連女兒欣欣都曾經向我提出,說她好想好像同學那般,要有一個妹妹呢。」

我的、我的和我的!孩子如何學習分享?

「這些都是我的、我的和我的!」「媽媽,弟弟又來搶著要玩我的小相機呀!他出手抓我呀⋯⋯」「家姊不給我呀!嗚!媽媽!」沒錯,這是我和很多二孩媽的日常,總是忙著處理兩小的爭執。有時朋友友好地建議,讓他們多買一份給孩子,好避免爭吵。「不用啊,有兩套一樣的話,他們乾脆會不玩的。只有一套,爭爭鬧鬧,才好玩。」資源有限,是讓孩子學習妥協、商討和分享的最佳情景。

兩小孩一起就是爭啊吵啊:讀《分享/當我們同在一起》

「兩個在一起,總是爭這個吵那個,很煩人啊!」幾乎所有二孩家庭的爸媽也會這樣申訴。沒錯,小的漸漸長大了懂得跟大孩子一起遊玩,彼此磨磳消耗童年光陰,看來父母可以省下陪玩的功夫多美好?不過,事實是,融洽和諧的時光永遠只有幾秒鐘那麼短;才轉身那兩小已哇哇啦啦投訴哭鬧甚至出手打架起來。

贏在起跑線,敗在怕輸蝕?

「不,我們要再玩一局。」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上幼稚園高班後,開始接觸需要一點策略和規則的桌面遊戲(boardgame),例如大富翁、UNO,和有「以色列麻雀」之喻的Rummikub等。剛開始跟她玩時,她輸掉了的話會發點小脾氣甚至哭喊:「我不要再和爸爸玩啊⋯⋯」到後來經驗多了,知道輸掉一局還可以下次翻身的機會,就纏著要不停玩直至起碼勝了一回合才罷休。

Life is like package:媽媽專享套餐

「看你照顧孩子好像蠻不錯,日後有機會我有孩子時給你帶好了!」朋友曾開玩笑跟我說,我立刻擺手連連搖頭:「別耍我了,我其實不是適合帶孩子的人啦。」

聽聽孩子身上的錄音器:讀《最喜歡媽媽了!》

現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科技流行;假如在孩子身上掛一個錄音器,錄下他一整天(甚至一星期)到底聽過甚麼說話,然後拿回來分析:到底甚麼句型出現最多次?孩子每天是聽著甚麼長大的呢?

全泵媽唔易做:吃力不討好的第三條路

「寶寶喝人奶還是奶粉?」三年多前剛當上新手媽媽的我,經常被探訪寶寶的親友問上這道題。在提倡母乳餵哺是「最好」的大氣候下,因未能成功親餵而幾乎陷入產後抑鬱的頭等艙媽媽,只有模糊回應,內裡卻是有點心虛。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天使在細節:二胎媽媽引導小姊弟相處

「一一!過來呀一一!」剛睡醒人還在賴床的四歲女兒澄澄大聲呼喊,喚叫她親愛的弟弟到來。「呀!」15個月大的一一回應,蹬蹬蹬蹬快步走到姐姐的房裡去,攀上床沿要與家姊玩。有時候,澄澄投訴弟弟用牙咬痛了她嗚嗚嗚淚流滿臉;又有時候,這位小家姊與小弟弟又摟作一團故作親熱咔咔笑起來。

我的「抱偶式育兒」

原來,最近興起一個新名詞——「喪偶式育兒」:不留情面指控爸爸在育兒上長期缺席,讓媽媽感到有如單親般獨自帶孩子。

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

小孩當哥姊啦的二胎準備:讀《小熊的小船》

「我又要坐!」三歲多的女兒澄澄指著弟弟一一正躺著的嬰兒餐椅。「好好好。」我連聲道,笑著抱起兩個月大的一一,然後舉起澄澄放到餐椅上。「不擠嗎?」小姊姊沒理會,才幾刻功夫就給我跳下來玩別的。

跟孩子開口說愛:讀《我用一顆心來愛你》《你還愛我嗎?》

「是的,我用我所有的絨毛來愛你⋯⋯我用我的眼睛來愛你⋯⋯我還用我的爪子來愛你⋯⋯我還用我的肚子來愛你⋯⋯泡泡,我用我的一顆心來愛你!」聽起來好像很「肉麻」的情話吧;但為窩在床上準備入睡的女兒澄澄朗讀這本《我用一顆心來愛你》的繪本以後,四歲的她很受落似的微笑了,緊摟著我輕輕在我耳邊說聲:「Goodnight。」

寧願上刀山下油鍋也不跟小孩說道理?:讀《管教啊,管教》

快滿三歲的女兒澄澄,在吃光了喜歡的豆腐乾和牛肉以後,右手握筷左手拿匙子,把玩著碗裡的青菜和飯,已有好一段時間了。媽媽我忍不住開腔:「這些是食物,不是玩具。假若你飽了不吃就作罷,但不能拿來玩。」然後我想要收起她的碗來;孩子也許從我語氣中知道我不悅,哭喪著臉一副怪可憐的模樣:「我吃!我還吃的!」後來勉強吃了幾口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