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玩具

親子港式桌遊《動物拯救隊》開箱文

每個人有一個故事。每個城市也有自己的故事。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說到底是我和孩子們土生土長的城市啊。香港的孩子們有專屬的玩意麼?當上媽媽以後,經常留意日本、德國或美國推出的玩具:為甚麼好玩的都是外地設計?難道香港不能有自己出品的玩意嗎?

現代潮孩玩具:VisionKids兒童相機

一向走在潮流的末端的我,竟然給我家女兒澄澄買了一部最近流行的兒童相機,成為「潮孩」媽媽?坦白說,不是為了甚麼「啟發創意」或「開闊視野」之類的教育大意義,只不過因為不想孩子煩著要拿我的手機來拍照,嘿嘿。

英國人的大腦小盒子:BrainBox Peppa Pig

「1、2、3⋯⋯我共有十張咭,好嘢我贏了!」五歲的澄澄一臉歡欣自豪,揚著手上的圖咭。最近,英國桌遊公司The Green Board Games Co設計出品的BrainBox遊戲,已代替講說繪本故事這項節目,成為睡前指定動作之一。

媽媽教英文?桌遊:Sight Word Swat!

澄澄還小時,我沒有怎樣主動跟她說英語或教她甚麼的。「你既然整天對著澄澄,為甚麼不教她點英文啊?」丈夫曾經有點擔心,小妮子就這樣輸在「懶媽媽」這條起跑綫上。

小小鐵路迷福音:港鐵沿途有禮桌遊@樂在棋中

「我們今天要去哪兒?」「乘坐地鐵,要轉車嗎?」「哪一個站下車?甚麼時候會到?」五歲的女兒澄澄,問題天天都多,甚麼都要問到底。我有時候反客為主,反問她:「你猜到站時哪邊門會開呢?」「你數得到關門前的嘟嘟聲響共有多少次嗎?」「你看那塊顯示屏,還有多少分鐘列車會到達呢?」「下一個站的月台牆壁會是甚麼顏色呢?」

一物多用豪華豬仔車:奧地利Mingo

家有一兩歲小小孩的媽媽,一定感到自家的小人兒就像「豬仔」一般可愛吧。既然家有「豬仔」,又怎能缺少「豬仔車」(kids ride-on)這類光聽名字已教人感到愉快又親切的玩具?

療癒碌碌滾珠:德國Hubelino軌道彈珠積木

看著彩色小彈珠順著軌道一直碌一直碌一直碌⋯⋯大人和孩子都屏息靜靜地瞪著小珠子轉呀滑呀甚至跳呀。有如天荒地老的數秒鐘時光,孩子和世界都忘記了我這忙忙忙的媽媽,讓我單純地關注眼前的移動小珠:世界多美好,人生多療癒。

屋邨小空間、孩子大玩樂:大埔智樂萬象館

「下次我帶哥哥(小表哥)來這兒玩呀。」在大埔智樂萬象館遊玩了一整個上午,三歲的女兒澄澄離開時,雖然又累又餓,卻是一臉快樂滿足,已嚷著要帶上熟悉的玩伴小表哥,下次再來。

沙灘帶回家:瑞典動力沙

「我就知道,澄澄一定會喜歡玩這個的!」丈夫信心滿滿地說。剛滿三歲的女兒澄澄,正在家裡埋頭玩沙,一時將沙從這個箱子倒到那個箱子,一時又呼喚爸媽幫忙拿沙模印出立體形狀,好不忙碌。

幼年已識愁滋味:學習時鐘

自從女兒澄澄開始上學以後,兩歲半的她喜歡問關於「未來」的問題。有那麼一段日子,媽媽我很害怕她的提問;還未適應學校生活的小人兒,每晚睡前總要問:「我地聽日做咩嘢?(我們明天做甚麼?)」我與爸爸互瞄一下,只有誠實地回答:「上學呀。」然後豆大的淚珠就會沿著她臉龐滾流而濕了一地,耳邊迴盪著小人兒的聲嘶哭鬧聲:「唔好呀唔好呀唔好呀……!」

一圓港媽痴夢的娃娃屋:讀玩《Maisy’s House and Garden》

在香港生活,越來越像滾筒裡的小倉鼠──不停向前跑呀跑,追呀追,趕呀趕,忙呀忙,自少努力唸書上大學再工作然後讀甲乙丙丁不同種類的證書課程繼而兼職儲錢作首期──為的是在樓市大升之前盡快買樓「上車」(香港俚語指第一次買房子當業主)。我不是富媽媽,沒法為小人兒「買在起跑線」;只能為她購置娃娃屋,一圓港媽痴夢。

做個小廚神:Mother Garden木製桌面玩具廚房

認識我家女兒澄澄的人都知道,目前她最大的嗜好就是吃。小人兒初見陌生或不熟絡的人,剛開始總是有點害羞不願打招呼;但只要給她點零吃,這饞嘴的小妮子就立時張口稱呼對方還會大聲喊叫「多謝!」。我常常以為,假若在這些時刻要求她跳火圈的話,她會點點頭然後就跳。

給幼兒媽媽的貼心樂:磁貼書和靜電貼紙簿

記得小時候,家裡的椅櫈靠背全都是一片片花花白白藍藍黑黑的醜陋,這是因為當年是幼兒的我喜歡將顏色繽紛的貼紙到處貼呀。年日風霜過後,眾多貼紙不是被爸媽用手指刮下來就是黏貼力消退自然掉下來,可依然有頑梗的部分死死地賴著,成為我童年的痕跡。

帶孩子走進kidult的世界:原木彩色積木桶

「我們的關係 多像積木啊/ 不堪一擊 卻又千變萬化/ 用盡了心思蓋得多像家/ 下一秒鐘 也可能倒塌」。陳奕迅2011年的國語小品歌《積木》,是台灣填詞人姚若龍的作品,寫透了kidult的世界觀:無論是關係還是工作或是嗜好,都害怕沉悶,為求千變萬化的精采、追尋只活在今天的快樂,誰管得明天到底會不會倒塌下來?

樂沙小孩是怎樣煉成的

日頭熱烈地照耀眼前的一切,海浪愜意地輕輕拍打你的耳邊,你眯起眼看見孩子們三兩地聚在一起,忙碌地提著水桶半跑翻起小桶堆沙──是多麼美麗的圖畫啊!但在城市裡育有幼兒的父母們都知道,令人納悶的是,快樂玩沙的小孩並不是生來就有的。尤其是活在後沙士年代(post-SARS era),一個要用透明膠封貼升降機按鈕、旁邊貼著「每天消毒N次」告示的的潔癖都市裡,沙對小孩來說,就是骯髒病毒危險和威脅。

是誰在製造香港小填鴨?:讀《買錯玩具教錯仔》

在物質富裕的香港,買玩具是城市父母對孩子表達心意的流行方法;看著兒女把玩玩具時露出的純真燦爛笑容,心裡盡是滿足。逛書店時看到這本《買錯玩具教錯仔》,被這種港式俚語的標題吸引,所以拿起來翻。不期然想:玩具可以買錯的嗎?頂多是買回來孩子不喜歡所以白佔地方白費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