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ag: 大自然

明日文青之旅:台北花博公園

今天的兒童,可能是明日的文藝青年。知道台北有座花博公園,是因為今年二月,台北特色公園之一的舞蝶共融遊樂場,在這兒開幕。但想不到,很多打扮時尚的年輕文青也會來這個以環保為主題的公園,播著勁歌音樂,盯著展館的反射投影集體練舞;多帶孩子來看看,感受一下文藝氛圍也是不錯。

幼兒平衡車黨的綠野賽車場:BMX Park

「好型呀!」看著快要三歲的一一少爺戴上頭盔騎上平衡車,身邊還有好多穿上長袖單車服套了護膝甚至會「掟彎飛車」的專業小小平衡車手,即使炎夏裡也感到酷吧。

先苦後甜的小學雞親子山徑:烏蛟騰沙頭角海邊遊

「我覺得好輕鬆呀。但幾時到BB茶座?」六歲女兒澄澄一臉得意地道。那時剛爬完我以為路段最困難的烏蛟騰郊遊徑,她在前頭遙遙領先隊伍。她口中的茶座是我們是次山旅行程的終點站:位於鹿頸三路交匯處的BB 開心茶座。

港島燈塔奇洞小探險:鶴咀海岸保護區

在香港帶孩子生活,有時候社會氛圍壓力大得叫大大小小都透不過氣來。不過,還好香港有山有海亦有保護良好的大自然資源,只要爸媽願意花點耐性和揮灑一點汗水,無需昂貴入場費,便可帶小孩玩個夠,來一次小小探險。

富豪運動初體驗:遊西貢滘西洲高爾夫球場

「你不要以為高爾夫球場就一定是有錢人的會所啦,那個正是香港的公眾高球場來的。」早前搭乘私人艇家到橋咀島和鹽田梓遊玩,途上多次見到那艘帶藍黃邊、看起來很高級的白色雙體船在海上航行,船家就告訴我們那是往高球場的專船。

帶孩子發現天水一色之圍:香港濕地公園

假若我沒有孩子,我想我沒甚麼機會到訪香港西北的天水圍——沒有朋友邀請我到天水圍探訪或遊玩,加上我媽老跟我唸那個濕地公園「沒甚麼看頭」就只是看那條鱷魚貝貝罷了。對於半輩子都長居九龍半島的我,實在沒有緣由走進這個被標籤為「悲情城市」的社區。

就愛上攀爬:大埔樹屋田莊

「我一共玩了四次!」戴上安全帶的小妮子澄澄一臉自豪地對我說。要不是泰山飛索的時段完結,看似她還想要繼續排隊當「空中飛人」呢。誰想到廿多分鐘之前的她,一邊流淚哭喊一邊沿索滑下來?

挑戰我們的界線:帶孩子參加泥地障礙賽

「想不想好像Peppa Pig一樣玩muddy puddles?」兩三個月前,我問五歲的女兒澄澄。「唔⋯⋯好呀!」不知就裡的她有點猶豫,但還是答應了。就這樣我便為她報名參加斯巴達Spartan在香港第一次舉辦的兒童賽。Spartan是世界有名的泥地障礙賽事,少不了攀高爬行之類的體力挑戰;即使是Spartan Junior兒童版本,也不似是澄澄這位頭等艙千金喜好的「那杯茶」。

有小小感動的親子華麗露營:Glamping@AcmePro

「嘩!澄澄你看哥哥用火槍燒雞扒呀⋯⋯」「嘩好漂亮的九龍半島呢。」「嘩嘩嘩!一一你踩水踩得好過癮盡興……」野外露營對頭等艙一家四口來說絕不陌生,但這次在基維爾訓練營地的露營之旅,我有如一個「鄉巴媽」那般經常「嘩嘩嘩」讚嘆不已。

讓孩子戶外隨心坐:Monkey Mat輕便地墊

在家裡帶孩子的人都知道,小小孩最喜歡拿小櫈子戲玩;真要坐下來玩的話,都愛坐在地上。每天晚餐以後,四歲的女兒澄澄最喜歡自創遊戲要我們參加;任讓她自由佈置場景的話,總是將很多東西鋪滿地板上,然後讓自己坐在裡邊。至於一歲的兒子一一,要鬧脾氣時,也總是整個人連頭帶腳的死賴在地板上,拉也拉不起來。

沙灘帶回家:瑞典動力沙

「我就知道,澄澄一定會喜歡玩這個的!」丈夫信心滿滿地說。剛滿三歲的女兒澄澄,正在家裡埋頭玩沙,一時將沙從這個箱子倒到那個箱子,一時又呼喚爸媽幫忙拿沙模印出立體形狀,好不忙碌。

有山水有沙海有日落有甜美回憶的露營地:大嶼山貝澳

不少朋友知道我們一家經常露營,都會問有甚麼營地好介紹。不假思索的,我總會回答「貝澳」,即使設施比不上西貢創興、寧靜不及離島塔門、交通便利不如西貢黃石,我還是獨愛貝澳,因為那兒有山有水有軟綿細沙有無敵海景有醉人日落……還有數不盡的回憶。

遠離文明的草原汽車野營:上水馬草壟營地

當城市差不多被商場消費主義全面壟斷的時候,「不准踐踏草地」和「沙灘球不能在沙灘上拍打」之類的條例,自然變得理直氣壯。在這樣的城市成長的我,兒時記憶裡並沒有草地、小昆蟲和水溪,總是有點遺憾。到長大了以後,心底對大自然的嚮往按捺不住,找伴兒陪我遠足爬山露營──就這樣在山野草坪間,戀上了我的情人、找著了我的丈夫。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寵兒:遊Hello Kitty農莊

那些年,當我還是年輕小女孩的時候,與同學們一起追捧的,就是文具上各樣繽紛的玩偶角色:XO、Little Twin Stars、Bon-Bon Cat、Sugar Cream Puff……認識這些名字的相信都是與我同齡的女生,因為這些玩偶商標已不再流行。但是,剛滿40歲的Hello Kitty,至今卻依然長青不敗,成為這兩三代女孩的寵兒。我家女兒澄澄還未滿兩歲時,已懂得稱呼這頭沒有嘴巴的貓做「Hello…tty」(發不了Kit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