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我同自己嘅小朋友講母語?

香港教育局五月初刊出文章,當中指「粵語不是香港人的母語」,一石激起千層浪,卻反倒在年輕一代間宣傳了廣東話。 英語不好自覺不如人 其實早在這種廣東話 vs 普通話的爭論白熱心之前,孩子出生後,我一直默默地思考「為甚麼我跟孩子說廣東話」呢?普遍流行這樣的一套實用思維:反正在香港長大一定懂廣東話的,倒不如趁孩子年幼學習語言可以突飛猛進的階段,在家跟孩子說英文。放眼國際,英文幾乎成了生存技能。我們這輩自覺英語不夠好的話,好像一世都揹著「我不如人」的羞恥感做人啊,多苦呢;絕不能讓孩子重蹈我們的覆轍。

擺平小孩爭執的神奇咒語

又一個平凡不過的黃昏。家姊澄澄煞有介事把玩一張分有好多小方格的貼紙頁,在旁悶透的弟弟阿一當然不會放過與家姊「互動」的機會,想要搶來看。六歲的家姊說好吧,我送一小張給你,但弟弟不依,邊呼喊「我自己!我要自己揀!」邊動手搶。澄澄想要保留主控權:「不!我已經說送你一張了,為何你還要搶?媽媽!阿一搶呀!」

你今年「母親節」了沒有?

「你地班X街!咁都好玩?」在家長whatsapp群組裡,傳來這樣的一段錄音。之前的對話,是大家互相傳送「母親節快樂」的圖像和賀語。留言的是一位媽媽,素未謀面,因為她從沒接送孩子上學,也沒有與孩子同住。後來那位媽媽退出了群組。

我的、我的和我的!孩子如何學習分享?

「這些都是我的、我的和我的!」「媽媽,弟弟又來搶著要玩我的小相機呀!他出手抓我呀⋯⋯」「家姊不給我呀!嗚!媽媽!」沒錯,這是我和很多二孩媽的日常,總是忙著處理兩小的爭執。有時朋友友好地建議,讓他們多買一份給孩子,好避免爭吵。「不用啊,有兩套一樣的話,他們乾脆會不玩的。只有一套,爭爭鬧鬧,才好玩。」資源有限,是讓孩子學習妥協、商討和分享的最佳情景。

贏在起跑線,敗在怕輸蝕?

「不,我們要再玩一局。」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上幼稚園高班後,開始接觸需要一點策略和規則的桌面遊戲(boardgame),例如大富翁、UNO,和有「以色列麻雀」之喻的Rummikub等。剛開始跟她玩時,她輸掉了的話會發點小脾氣甚至哭喊:「我不要再和爸爸玩啊⋯⋯」到後來經驗多了,知道輸掉一局還可以下次翻身的機會,就纏著要不停玩直至起碼勝了一回合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