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起跑線,敗在怕輸蝕?

「不,我們要再玩一局。」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上幼稚園高班後,開始接觸需要一點策略和規則的桌面遊戲(boardgame),例如大富翁、UNO,和有「以色列麻雀」之喻的Rummikub等。剛開始跟她玩時,她輸掉了的話會發點小脾氣甚至哭喊:「我不要再和爸爸玩啊⋯⋯」到後來經驗多了,知道輸掉一局還可以下次翻身的機會,就纏著要不停玩直至起碼勝了一回合才罷休。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相人:小學校長大觀園

「澄澄今年K2(低班)是吧?有甚麼心儀的小學呢?」圈外人如是問道。至於同屆孩子的媽媽們呢,目前階段正忙著熱哄哄討論各所直資私立小學的報名時限入學策略學校風格之類,只會問你打算報讀哪幾間學校,無暇問你真正想選那所小學了。四方八面的資訊告訴我們,因正值龍年出生高峯期競爭者眾,來年小一入學申請情況嚴峻,心底無奈歎息:「我們真可以有選擇嗎?」

天使在細節:二胎媽媽引導小姊弟相處

「一一!過來呀一一!」剛睡醒人還在賴床的四歲女兒澄澄大聲呼喊,喚叫她親愛的弟弟到來。「呀!」15個月大的一一回應,蹬蹬蹬蹬快步走到姐姐的房裡去,攀上床沿要與家姊玩。有時候,澄澄投訴弟弟用牙咬痛了她嗚嗚嗚淚流滿臉;又有時候,這位小家姊與小弟弟又摟作一團故作親熱咔咔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