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相人:小學校長大觀園

「澄澄今年K2(低班)是吧?有甚麼心儀的小學呢?」圈外人如是問道。至於同屆孩子的媽媽們呢,目前階段正忙著熱哄哄討論各所直資私立小學的報名時限入學策略學校風格之類,只會問你打算報讀哪幾間學校,無暇問你真正想選那所小學了。四方八面的資訊告訴我們,因正值龍年出生高峯期競爭者眾,來年小一入學申請情況嚴峻,心底無奈歎息:「我們真可以有選擇嗎?」

天使在細節:二胎媽媽引導小姊弟相處

「一一!過來呀一一!」剛睡醒人還在賴床的四歲女兒澄澄大聲呼喊,喚叫她親愛的弟弟到來。「呀!」15個月大的一一回應,蹬蹬蹬蹬快步走到姐姐的房裡去,攀上床沿要與家姊玩。有時候,澄澄投訴弟弟用牙咬痛了她嗚嗚嗚淚流滿臉;又有時候,這位小家姊與小弟弟又摟作一團故作親熱咔咔笑起來。

孩子,其實你住在一個叫「香港城」的地方?

在公園裡的遊樂場內,兩歲多的女兒澄澄很喜歡坐在汽車模樣的攀爬架裡,扮演司機,送媽媽我這位乘客到不同地方:「我地去(我們去)……何文田!土瓜灣!西灣河!旺角!尖沙咀!」小人兒對香港很多地區的名字都很熟稔了,只是還不知道我們居住的城市叫甚麼名字。

蝴蝶效應之小人兒尋兇記

1972年,美國氣象學家Edward Lorenz發表了著名的論文:「可預測性:一隻蝴蝶在巴西搧動翅膀會在德克薩斯引起龍捲風嗎?」,為混沌理論(Chaos Theory)和天氣預報帶來一個新向度。想不到,這個稱為「蝴蝶效應」的理論,為我這個不懂天文不熟數學的媽媽,帶來一絲安慰。因為,當我家的小人兒翻起情緒龍捲風的時候,茫無頭緒找不到因由的媽媽,可以推說是有一隻蝴蝶在無名地方搧動翅膀而引發風暴的。

不願棄權:我當全職媽媽的選擇

為甚麼我要選擇當全職媽媽呢? 這個問題我幾乎每天問自己一遍,到今天也是。因為捨不得離開可愛的小寶貝上班去嗎?唔,其實我真心喜歡以前的職位,反倒是捨不得工作。找不到別人照顧女兒嗎?可以找奶奶婆婆幫忙或是僱個外傭褓母也成。是愛孩子所以不想錯過見證她成長的每一刻吧?我本來不是特別喜歡跟孩子相處,而且在職媽媽也可以參與孩子的成長啊。 那到底是為了甚麼?

我家的幼兒歷奇訓練

近年在訓練青少年方面,歷奇為本輔導(Adventure-Based Counselling) 很是流行。在新的挑戰和處境中,透過親身經驗發現這個世界和自己。有別於傳統單向老師講授方式,這套經驗學習法著重的是參與者自身的動機、與外界的互動以及內在反思。在香港教育制度下培訓長大的我,自幼習慣運用抽象符號學習,用的是「紙上談兵學習法」;對這種經驗為本的學習方式很是仰慕,所以希望為自家女兒提供「家庭式幼兒歷奇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