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書書聲

閱讀好書推介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為甚麼你不請工人姐姐?」是啊,為甚麼不?從未想過要留在家裡全時間當「媽媽」的我,卻在四年多前女兒澄澄出生後,人生翻天覆地了。照顧日夜哭鬧的「頭等艙寶寶」,差不多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要全力跑的這場馬拉松,不是媽媽就是爸,不是爸爸就是媽⋯⋯只有丈夫和我接力賽跑,要喘息就得推對方上場跑,應付永遠做不完的磨人家務,幾近崩潰。

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

小孩當哥姊啦的二胎準備:讀《小熊的小船》

「我又要坐!」三歲多的女兒澄澄指著弟弟一一正躺著的嬰兒餐椅。「好好好。」我連聲道,笑著抱起兩個月大的一一,然後舉起澄澄放到餐椅上。「不擠嗎?」小姊姊沒理會,才幾刻功夫就給我跳下來玩別的。

幼兒全腦動起來:讀《漢字有意思!》

「這封信是寄給我的!」四歲多的女兒澄澄興奮地捧著從信箱抽出來的信——是我家附近社區中心寄來的活動宣傳,上面寫著這位小會員的中文名字。早前我沒刻意教她認讀中文字:反正日常生活每天都會接觸漢字,感興趣的話她自然而然就學會吧。

跟孩子開口說愛:讀《我用一顆心來愛你》《你還愛我嗎?》

「是的,我用我所有的絨毛來愛你⋯⋯我用我的眼睛來愛你⋯⋯我還用我的爪子來愛你⋯⋯我還用我的肚子來愛你⋯⋯泡泡,我用我的一顆心來愛你!」聽起來好像很「肉麻」的情話吧;但為窩在床上準備入睡的女兒澄澄朗讀這本《我用一顆心來愛你》的繪本以後,四歲的她很受落似的微笑了,緊摟著我輕輕在我耳邊說聲:「Goodnight。」

寧願上刀山下油鍋也不跟小孩說道理?:讀《管教啊,管教》

快滿三歲的女兒澄澄,在吃光了喜歡的豆腐乾和牛肉以後,右手握筷左手拿匙子,把玩著碗裡的青菜和飯,已有好一段時間了。媽媽我忍不住開腔:「這些是食物,不是玩具。假若你飽了不吃就作罷,但不能拿來玩。」然後我想要收起她的碗來;孩子也許從我語氣中知道我不悅,哭喪著臉一副怪可憐的模樣:「我吃!我還吃的!」後來勉強吃了幾口飯菜。

穿梭海陸空的城市想象:《100層樓的家》繪本三冊

「我要自己按!」三歲的女兒澄澄竭力踮起腳尖,要按升降機的按鈕。我們的住處樓齡有超過二十年,升降機內樓層按鈕的高度未有顧及輪椅人士,有時候我們得費勁抱起小人兒讓她自己按個夠。突然有一天,小人兒可以靠己力按亮「7」字,也就是我們居住的樓層按鈕──不知不覺長高了啊,真是驚喜。

心之所向的孩子天堂:賞電影《小人國》

影片開始時,四歲的小女孩辰辰在幼兒園的園子靜靜地等待小伙伴南德。她專心一意地每天等候,連早餐也不吃,有時候甚至等上超過一小時,一雙眼睛依然只往閘口張望。影片將近結束時,也是辰辰在等,在白雪紛飛的寒冬裡等,老師心疼她會不會又冷又餓呀,小女孩堅持要等。

深入澄心的幼兒繪本:讀《小雞逛超市》和小雞系列

「做咩係雞爸爸同雞仔沖涼?而唔係雞媽媽?(為甚麼是雞爸爸為小雞洗澡?而不是雞媽媽?」女兒澄澄以稚嫩的童聲問道。在她兩歲多一點的時候,爸爸從圖書館借來《小雞逛超市》。沒想到在書歸還以後,小人兒偶然還會提到這本繪本的內容;人氣小雞果然名不虛傳,深入我家澄澄的心啊。

理所不當然的日常:讀《俯瞰力──斷捨離心靈實踐篇》

身為一個家庭主婦,手邊總有一大堆做不完的家務,有時心裡納悶:怎麼日復日周續周月接月地循環不斷過著日常啊?已成為全職媽媽兩年多,還會問「我這是在幹啥」?每天上街市煮飯收拾照顧孩子,過著再日常不過的的生活,理所當然。

Mission Impossible:讀《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

當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準備攻打耶利哥城的時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聖經‧約書亞記六章13-14) 面對香港的人心戰役,在陰謀煽動論調紛紜真假難分的時代,身為基督徒,我禁不住問:到底我信甚麼?我要如何選擇才是站在祂的那一方?怎樣分辨主義思潮(ideologies)抑或屬神的真理?要完滿回答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

當我們站在分界線的兩旁:讀《事事本無礙》(一)

「最痛心係見到身邊的朋友因為立場不同,先口角、後Unfriend、繼而反臉…..」過去一個星期,香港因政改分岐而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有部分朋友憂心忡忡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發佈這樣的信息。在我城正值紛擾撕裂之大時代裡,「佔領中環」變成每個香港人必答的「是非題」,支持者與反對者分站在界線的兩旁,成為衝突的戰線;以至有些不想爭執發生的「溫和中間派」受了不少壓力,希望這場「燒到埋身」的抗爭盡早完結,重拾安寧。

孩子,請別再躲了:讀《幸福童年的祕密》

「澄澄,你在哪兒呀?為何不見了你呢?」我刻意提高聲線呼叫,頭往左往右張望,扮作尋找女兒。兩歲的小人兒剛洗完澡,手抓著包裹身子的大毛巾來掩著自己的眼睛和臉,人卻是光條條濕漉漉地躺在座椅上。澄澄聽見我誇張的呼喊,咭一聲笑了出來,被我一手挪開毛巾的角喊「找到你了!」,瞥見她眼神閃著機露又狡狤的滿足。然後以上的動作和對答重複N次,直至媽媽我嫌悶叫停為止。

苦媽的戰歌:讀《why have kids?》

給你一個測試:請問你同意以下句子嗎?「有了小孩當上父母,是人生最快樂的事!」「給寶寶最好的,就是餵母乳。」「養育小孩是7天24小時都要上班,實在是世上最辛苦卻又最重要的工作。」

大頭妹讀《大頭妹》:兒童繪本的魔力

小公主澄澄出生時六磅多,算是標準體重的寶寶,出院備註上寫著”uneventful”(無事件發生),也就是平安健康。親友們見著新生兒總喜歡描述寶寶的特徵:「她有好多頭髮唷。眼睛像爸爸呢。」澄澄幾個月大的時候,我獨個兒抱著她到街市買菜,連菜販阿姐都說:「BB長得比較像爸爸吧?」「是啊,你怎麼知道呢?」「她長得不像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