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病了是償還情緒債務?讀《情緒的毒身體知道》

一向以「嗜睡」自居的我,甚少失眠。那一夜,卻輾轉難眠,攤在床上,感到精神極之疲累,卻又未能入睡。不就是與人吵了吵,意氣難平,感覺身體內在都是繃緊的。身心相連啊,心中緊抱情緒不放,卻害苦了自己的身體。 Continue reading “身體病了是償還情緒債務?讀《情緒的毒身體知道》”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為甚麼你不請工人姐姐?」是啊,為甚麼不?從未想過要留在家裡全時間當「媽媽」的我,卻在四年多前女兒澄澄出生後,人生翻天覆地了。照顧日夜哭鬧的「頭等艙寶寶」,差不多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要全力跑的這場馬拉松,不是媽媽就是爸,不是爸爸就是媽⋯⋯只有丈夫和我接力賽跑,要喘息就得推對方上場跑,應付永遠做不完的磨人家務,幾近崩潰。 Continue reading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心之所向的孩子天堂:賞電影《小人國》

影片開始時,四歲的小女孩辰辰在幼兒園的園子靜靜地等待小伙伴南德。她專心一意地每天等候,連早餐也不吃,有時候甚至等上超過一小時,一雙眼睛依然只往閘口張望。影片將近結束時,也是辰辰在等,在白雪紛飛的寒冬裡等,老師心疼她會不會又冷又餓呀,小女孩堅持要等。 Continue reading “心之所向的孩子天堂:賞電影《小人國》”

理所不當然的日常:讀《俯瞰力──斷捨離心靈實踐篇》

身為一個家庭主婦,手邊總有一大堆做不完的家務,有時心裡納悶:怎麼日復日周續周月接月地循環不斷過著日常啊?已成為全職媽媽兩年多,還會問「我這是在幹啥」?每天上街市煮飯收拾照顧孩子,過著再日常不過的的生活,理所當然。 Continue reading “理所不當然的日常:讀《俯瞰力──斷捨離心靈實踐篇》”

Mission Impossible:讀《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

當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準備攻打耶利哥城的時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聖經‧約書亞記六章13-14) 面對香港的人心戰役,在陰謀煽動論調紛紜真假難分的時代,身為基督徒,我禁不住問:到底我信甚麼?我要如何選擇才是站在祂的那一方?怎樣分辨主義思潮(ideologies)抑或屬神的真理?要完滿回答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 Continue reading “Mission Impossible:讀《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

當我們站在分界線的兩旁:讀《事事本無礙》(一)

「最痛心係見到身邊的朋友因為立場不同,先口角、後Unfriend、繼而反臉…..」過去一個星期,香港因政改分岐而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有部分朋友憂心忡忡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發佈這樣的信息。在我城正值紛擾撕裂之大時代裡,「佔領中環」變成每個香港人必答的「是非題」,支持者與反對者分站在界線的兩旁,成為衝突的戰線;以至有些不想爭執發生的「溫和中間派」受了不少壓力,希望這場「燒到埋身」的抗爭盡早完結,重拾安寧。

Continue reading “當我們站在分界線的兩旁:讀《事事本無礙》(一)”

將多啦A夢最殘酷的結局變得美好:讀《Nothing to Envy》

小時候,我很喜歡看日本的《叮噹》(後來改了譯名為喚多啦A夢)漫畫,幻想自己有叮噹做朋友,可以享用百寶袋裡層出不窮的奇妙法寶,那便已擁有一切,不用再羨慕別的甚麼了。

Continue reading “將多啦A夢最殘酷的結局變得美好:讀《Nothing to Env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