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

寧願上刀山下油鍋也不跟小孩說道理?:讀《管教啊,管教》

快滿三歲的女兒澄澄,在吃光了喜歡的豆腐乾和牛肉以後,右手握筷左手拿匙子,把玩著碗裡的青菜和飯,已有好一段時間了。媽媽我忍不住開腔:「這些是食物,不是玩具。假若你飽了不吃就作罷,但不能拿來玩。」然後我想要收起她的碗來;孩子也許從我語氣中知道我不悅,哭喪著臉一副怪可憐的模樣:「我吃!我還吃的!」後來勉強吃了幾口飯菜。

孩子,請別再躲了:讀《幸福童年的祕密》

「澄澄,你在哪兒呀?為何不見了你呢?」我刻意提高聲線呼叫,頭往左往右張望,扮作尋找女兒。兩歲的小人兒剛洗完澡,手抓著包裹身子的大毛巾來掩著自己的眼睛和臉,人卻是光條條濕漉漉地躺在座椅上。澄澄聽見我誇張的呼喊,咭一聲笑了出來,被我一手挪開毛巾的角喊「找到你了!」,瞥見她眼神閃著機露又狡狤的滿足。然後以上的動作和對答重複N次,直至媽媽我嫌悶叫停為止。

苦媽的戰歌:讀《why have kids?》

給你一個測試:請問你同意以下句子嗎?「有了小孩當上父母,是人生最快樂的事!」「給寶寶最好的,就是餵母乳。」「養育小孩是7天24小時都要上班,實在是世上最辛苦卻又最重要的工作。」

要給孩子最好的只能當虎爸媽?:讀《阿德找阿德》

女兒澄澄是在龍年出生的「小龍女」,明年將滿兩歲,符合香港社會福利署最早入學年齡的規定,所以我也多留意關於報讀幼兒園的消息。想不到,今年家長爭相報幼園的場面實在太誇張荒謬,有關新聞竟可跳上報紙頭版成為全城熱話:甚麼早幾天門外紮營露宿甚至為排隊辭職跟其他家長互摑──都只為爭一個入學面試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