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溫熱的記憶:讀《The Paper Dolls》

「我不看了我想出去甚麼時候完結?嗚⋯⋯」那時候帶還是四歲的女兒澄澄第一次到電影院,看迪士尼的《海底奇兵2Finding Dory》,故事由經常失憶的小魚多莉不見了爸媽開始的。情緒豐富又敏感的澄澄,知道多莉與父母失散那一刻,就哭鬧著不要看……直至差不多完場。 這個小女孩呀,未滿兩歲也不會說話時,與她一起讀繪本故事,每當故事講述甚麼小動物病了、心愛物品不見了、東西壞了破了、天氣轉差雷暴出現啦之類的情節,她就要闔上書不要看卜去。真的很害怕,身邊人和事的消忘失卻。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為甚麼你不請工人姐姐?」是啊,為甚麼不?從未想過要留在家裡全時間當「媽媽」的我,卻在四年多前女兒澄澄出生後,人生翻天覆地了。照顧日夜哭鬧的「頭等艙寶寶」,差不多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要全力跑的這場馬拉松,不是媽媽就是爸,不是爸爸就是媽⋯⋯只有丈夫和我接力賽跑,要喘息就得推對方上場跑,應付永遠做不完的磨人家務,幾近崩潰。

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