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壞心情做朋友:《烏雲先生》

「我好嬲呀!我好唔鍾意阿一成日搞住我!」五歲半的澄澄正處於「壞心情」模式,一點點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會觸發她;兩歲的一一卻很喜歡看她跺腳的樣子,她越是投訴,他越要騷擾,兩姊弟沒完沒了。正氣在頭上的家姊,有時會催促爸媽直接介入,帶走弟弟;有時正值一一少爺要睡覺的時候,我們也得拖著萬分不情願的一一到睡房。回頭一看,那位可以晚點睡的大孩子,嘴角一抹勝利的微笑。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好想睡覺的媽媽:讀《好想睡覺的小象》

「今晚早點煮飯早點吃晚餐早點送孩子睡,我們也可以早點好好休息,好嗎?」丈夫跟我說。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有哪一個黄昏我們不這樣許願?有哪一天晚上我們不這樣祈禱?」對頭等艙爸媽來說,最困擾不是甚麼「養小孩都很費」或花費心思時間說故事陪玩之類;而是每晚人已累透還得與不願睡覺的孩子角力;好不容易待孩子睡去,卻要與自己的肉體搏鬥,勉強硬撐才有一點獨處時間(me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