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溫熱的記憶:讀《The Paper Dolls》

「我不看了我想出去甚麼時候完結?嗚⋯⋯」那時候帶還是四歲的女兒澄澄第一次到電影院,看迪士尼的《海底奇兵2Finding Dory》,故事由經常失憶的小魚多莉不見了爸媽開始的。情緒豐富又敏感的澄澄,知道多莉與父母失散那一刻,就哭鬧著不要看……直至差不多完場。 這個小女孩呀,未滿兩歲也不會說話時,與她一起讀繪本故事,每當故事講述甚麼小動物病了、心愛物品不見了、東西壞了破了、天氣轉差雷暴出現啦之類的情節,她就要闔上書不要看卜去。真的很害怕,身邊人和事的消忘失卻。

思念,向大海傾訴吧:讀《送給爸爸的小船》

我家還未滿兩歲的一一上一刻還在嘩嘩濠淘大哭,這一刻又笑了起來。小小孩沒有過去和未來,只有現在的當下。可是人漸長,到了澄澄五歲這般的年紀,已清楚知道牽掛是甚麼滋味。只要那天晚上爸爸夜歸不能陪伴入睡時,她也會低聲訴說:「我好掛住爸爸呀。」

挑戰我們的界線:帶孩子參加泥地障礙賽

「想不想好像Peppa Pig一樣玩muddy puddles?」兩三個月前,我問五歲的女兒澄澄。「唔⋯⋯好呀!」不知就裡的她有點猶豫,但還是答應了。就這樣我便為她報名參加斯巴達Spartan在香港第一次舉辦的兒童賽。Spartan是世界有名的泥地障礙賽事,少不了攀高爬行之類的體力挑戰;即使是Spartan Junior兒童版本,也不似是澄澄這位頭等艙千金喜好的「那杯茶」。

有小小感動的親子華麗露營:Glamping@AcmePro

「嘩!澄澄你看哥哥用火槍燒雞扒呀⋯⋯」「嘩好漂亮的九龍半島呢。」「嘩嘩嘩!一一你踩水踩得好過癮盡興……」野外露營對頭等艙一家四口來說絕不陌生,但這次在基維爾訓練營地的露營之旅,我有如一個「鄉巴媽」那般經常「嘩嘩嘩」讚嘆不已。

天使在細節:二胎媽媽引導小姊弟相處

「一一!過來呀一一!」剛睡醒人還在賴床的四歲女兒澄澄大聲呼喊,喚叫她親愛的弟弟到來。「呀!」15個月大的一一回應,蹬蹬蹬蹬快步走到姐姐的房裡去,攀上床沿要與家姊玩。有時候,澄澄投訴弟弟用牙咬痛了她嗚嗚嗚淚流滿臉;又有時候,這位小家姊與小弟弟又摟作一團故作親熱咔咔笑起來。

一物多用豪華豬仔車:奧地利Mingo

家有一兩歲小小孩的媽媽,一定感到自家的小人兒就像「豬仔」一般可愛吧。既然家有「豬仔」,又怎能缺少「豬仔車」(kids ride-on)這類光聽名字已教人感到愉快又親切的玩具?

頭等艙的N-zero學生

先要從我家女兒澄澄就讀的幼兒學校分班名字說起。兩歲的幼初班是N1,然後屬於幼稚園階段的就是N2、N3和N4。每天還待在家裡自由快活地探索(破壞)、還未滿兩歲的弟弟一一,怎樣才可以給予他家姊澄澄的「正規教育」?就當個N0學生吧。

黃一師傅之腳板碎餅乾

昔日有吳剛師傅「心口碎大石」,我家也有黃一師傅「腳板碎餅乾」;對媽媽來說,表演效果同樣震撼:「咁仲點食啲餅呀?!」

我的「抱偶式育兒」

原來,最近興起一個新名詞——「喪偶式育兒」:不留情面指控爸爸在育兒上長期缺席,讓媽媽感到有如單親般獨自帶孩子。

高需求寶寶家中必備良本:《眼淚糖》

每個孩子都會哭鬧;但高需求寶寶的父母知道,自家小孩的情感特別細膩,眼淚特別多。頭等艙的原則是:眼淚絕不是支配父母的武器,卻可以表達言詞難以描述的情緒。

療癒碌碌滾珠:德國Hubelino軌道彈珠積木

看著彩色小彈珠順著軌道一直碌一直碌一直碌⋯⋯大人和孩子都屏息靜靜地瞪著小珠子轉呀滑呀甚至跳呀。有如天荒地老的數秒鐘時光,孩子和世界都忘記了我這忙忙忙的媽媽,讓我單純地關注眼前的移動小珠:世界多美好,人生多療癒。

就是沒膽量:讀《外傭 住在家中的陌生人》

「為甚麼你不請工人姐姐?」是啊,為甚麼不?從未想過要留在家裡全時間當「媽媽」的我,卻在四年多前女兒澄澄出生後,人生翻天覆地了。照顧日夜哭鬧的「頭等艙寶寶」,差不多每日每夜每分每秒都要全力跑的這場馬拉松,不是媽媽就是爸,不是爸爸就是媽⋯⋯只有丈夫和我接力賽跑,要喘息就得推對方上場跑,應付永遠做不完的磨人家務,幾近崩潰。

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

小孩當哥姊啦的二胎準備:讀《小熊的小船》

「我又要坐!」三歲多的女兒澄澄指著弟弟一一正躺著的嬰兒餐椅。「好好好。」我連聲道,笑著抱起兩個月大的一一,然後舉起澄澄放到餐椅上。「不擠嗎?」小姊姊沒理會,才幾刻功夫就給我跳下來玩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