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泵媽唔易做:吃力不討好的第三條路

「寶寶喝人奶還是奶粉?」三年多前剛當上新手媽媽的我,經常被探訪寶寶的親友問上這道題。在提倡母乳餵哺是「最好」的大氣候下,因未能成功親餵而幾乎陷入產後抑鬱的頭等艙媽媽,只有模糊回應,內裡卻是有點心虛。

與壞心情做朋友:《烏雲先生》

「我好嬲呀!我好唔鍾意阿一成日搞住我!」五歲半的澄澄正處於「壞心情」模式,一點點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會觸發她;兩歲的一一卻很喜歡看她跺腳的樣子,她越是投訴,他越要騷擾,兩姊弟沒完沒了。正氣在頭上的家姊,有時會催促爸媽直接介入,帶走弟弟;有時正值一一少爺要睡覺的時候,我們也得拖著萬分不情願的一一到睡房。回頭一看,那位可以晚點睡的大孩子,嘴角一抹勝利的微笑。

帶孩子發現天水一色之圍:香港濕地公園

假若我沒有孩子,我想我沒甚麼機會到訪香港西北的天水圍——沒有朋友邀請我到天水圍探訪或遊玩,加上我媽老跟我唸那個濕地公園「沒甚麼看頭」就只是看那條鱷魚貝貝罷了。對於半輩子都長居九龍半島的我,實在沒有緣由走進這個被標籤為「悲情城市」的社區。

二孩媽的覺悟:放下,海闊天空

「爸爸返工啦!」丈夫準備出門,每天早上都準時起床的一一少爺,跑過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不讓他離開。爸爸一轉身彎腰湊過去兩歲多的小人兒,用臉上的鬚根「刮」上小臉蛋,還伸手呵癢——「咔咔咔」清脆的笑聲傳來,兩父子玩得不亦樂乎。「你好像沒怎樣這般跟澄澄玩過呢?」「是啊,現在輕鬆多了。」

佻皮男孩媽的修煉:讀《我想做壞事!》

「這個簡直是阿一來的。」家姊澄澄指著繪本中的主角,如此評論。書中描繪小男孩想做「壞事」,他做了好幾件事,全都是我家一一少爺曾經做過的!偶然在圖書車翻到這本繪本,一翻看可不得了——難道作者在我家安裝了監視器嗎?好動、調皮、腦筋靈活的小伙子要搗蛋,到底要做甚麼?

將軍澳的小小免費遊樂圈:唐明街、單車館、寶康公園

個人一直不太喜歡將軍澳,印象就是新區,全是地產商經營的大型商場、連鎖店和天橋連城,沒甚麼特色小店探秘街巷;也別提那條運送垃圾的「環保大道」和附近的堆填區了。想不到一個偶然,讓我發現了這一區,原來有那麼密集的兒童遊樂設施。

我是小威風:香港消防博物館

「小朋友過來吧,到那邊穿制服拍照吧。」甫到達建築簇新的消防及救護教育中心暨博物館時,職員友好地招呼道。「看你這小帥哥要戴帽子才像救護員啊!」一向討厭戴帽子、才兩歲多的一一少爺,竟也願意好好佩戴那頂藍色的鴨舌帽。「嘩你這裝束連褲子也配備,背上還有滅火筒非常像樣呢。」另一邊箱五歲多的澄澄穿上消防員行動制服,兩姊弟並立,好不威風。

為甚麼嫲嫲外婆都認定:媽媽縱壞孩子?

把孩子交給嫲或外婆照顧時,當媽的總會有點擔心孩子被寵壞慣壞,回家後陋習難改呀。但很多時候,每當我們接回孩子時,總接到投訴:「孩子一整天在我這兒乖得很,非常聽話;但只要你一出現,孩子就亂來哭鬧發脾氣——是不是你平常縱容孩子,讓他有恃無恐?」「就是你不會罵孩子,他們就欺負你了!」冤呀。

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就愛上攀爬:大埔樹屋田莊

「我一共玩了四次!」戴上安全帶的小妮子澄澄一臉自豪地對我說。要不是泰山飛索的時段完結,看似她還想要繼續排隊當「空中飛人」呢。誰想到廿多分鐘之前的她,一邊流淚哭喊一邊沿索滑下來?

英國人的大腦小盒子:BrainBox Peppa Pig

「1、2、3⋯⋯我共有十張咭,好嘢我贏了!」五歲的澄澄一臉歡欣自豪,揚著手上的圖咭。最近,英國桌遊公司The Green Board Games Co設計出品的BrainBox遊戲,已代替講說繪本故事這項節目,成為睡前指定動作之一。

媽媽教英文?桌遊:Sight Word Swat!

澄澄還小時,我沒有怎樣主動跟她說英語或教她甚麼的。「你既然整天對著澄澄,為甚麼不教她點英文啊?」丈夫曾經有點擔心,小妮子就這樣輸在「懶媽媽」這條起跑綫上。

小小鐵路迷福音:港鐵沿途有禮桌遊@樂在棋中

「我們今天要去哪兒?」「乘坐地鐵,要轉車嗎?」「哪一個站下車?甚麼時候會到?」五歲的女兒澄澄,問題天天都多,甚麼都要問到底。我有時候反客為主,反問她:「你猜到站時哪邊門會開呢?」「你數得到關門前的嘟嘟聲響共有多少次嗎?」「你看那塊顯示屏,還有多少分鐘列車會到達呢?」「下一個站的月台牆壁會是甚麼顏色呢?」

「唔係小兒科」的兒童職業體驗:未來事業所@錢家有道

「請問這位客人想吃甚麼?」五歲女兒澄澄一臉認真的問我,還仔細地在我工作枱上用小紙條寫上數字作為「枱號」。「麻煩你漢堡飽呀!」「哦!我現在就去準備。」然後她就忙著把玩她的「煮飯仔」玩具——這是我家小孩經常帶領我玩的角色扮演遊戲呢。

好想睡覺的媽媽:讀《好想睡覺的小象》

「今晚早點煮飯早點吃晚餐早點送孩子睡,我們也可以早點好好休息,好嗎?」丈夫跟我說。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有哪一個黄昏我們不這樣許願?有哪一天晚上我們不這樣祈禱?」對頭等艙爸媽來說,最困擾不是甚麼「養小孩都很費」或花費心思時間說故事陪玩之類;而是每晚人已累透還得與不願睡覺的孩子角力;好不容易待孩子睡去,卻要與自己的肉體搏鬥,勉強硬撐才有一點獨處時間(me time)。

相人:小學校長大觀園

「澄澄今年K2(低班)是吧?有甚麼心儀的小學呢?」圈外人如是問道。至於同屆孩子的媽媽們呢,目前階段正忙著熱哄哄討論各所直資私立小學的報名時限入學策略學校風格之類,只會問你打算報讀哪幾間學校,無暇問你真正想選那所小學了。四方八面的資訊告訴我們,因正值龍年出生高峯期競爭者眾,來年小一入學申請情況嚴峻,心底無奈歎息:「我們真可以有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