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潮孩玩具:VisionKids兒童相機

一向走在潮流的末端的我,竟然給我家女兒澄澄買了一部最近流行的兒童相機,成為「潮孩」媽媽?坦白說,不是為了甚麼「啟發創意」或「開闊視野」之類的教育大意義,只不過因為不想孩子煩著要拿我的手機來拍照,嘿嘿。

大人小孩的Playhouse:大角咀Superpark

我們家一向喜歡戶外活動,對付費的室內遊樂場不是特別感興趣。不過,當知道芬蘭品牌Superpark在去年12月來港開業時,我竟然打算帶孩子去玩——因為,我發現這不單是給小孩玩的遊樂園,也是讓kidult大人玩一番的Playhouse呢。

一孩媽Fion:一個就夠晒數!

「為甚麼不生多一個,讓女兒有伴呀?」「是啊,生兩個的話,對小朋友發展很好,孩子之間可以互相支持。」這類街坊式忠告,身為一孩媽媽的Fion早已聽過很多遍,她笑說:「甚至連女兒欣欣都曾經向我提出,說她好想好像同學那般,要有一個妹妹呢。」

我的、我的和我的!孩子如何學習分享?

「這些都是我的、我的和我的!」「媽媽,弟弟又來搶著要玩我的小相機呀!他出手抓我呀⋯⋯」「家姊不給我呀!嗚!媽媽!」沒錯,這是我和很多二孩媽的日常,總是忙著處理兩小的爭執。有時朋友友好地建議,讓他們多買一份給孩子,好避免爭吵。「不用啊,有兩套一樣的話,他們乾脆會不玩的。只有一套,爭爭鬧鬧,才好玩。」資源有限,是讓孩子學習妥協、商討和分享的最佳情景。

溫暖的傳承故事:讀《天空100層樓的家》

也許高樓只能建到100層,但充滿童心的創意原來真可以無限遠的呢。日本繪本家岩井俊雄的《100層樓的家》自2009年出版以來,已陸續推出一共三本的系列故事,覆蓋了地面、地下和海底的世界;作為忠心讀者的我,想不到今年2月台灣的小魯出版社又推出了第四本的《天空100層樓的家》。

富豪運動初體驗:遊西貢滘西洲高爾夫球場

「你不要以為高爾夫球場就一定是有錢人的會所啦,那個正是香港的公眾高球場來的。」早前搭乘私人艇家到橋咀島和鹽田梓遊玩,途上多次見到那艘帶藍黃邊、看起來很高級的白色雙體船在海上航行,船家就告訴我們那是往高球場的專船。

兩小孩一起就是爭啊吵啊:讀《分享/當我們同在一起》

「兩個在一起,總是爭這個吵那個,很煩人啊!」幾乎所有二孩家庭的爸媽也會這樣申訴。沒錯,小的漸漸長大了懂得跟大孩子一起遊玩,彼此磨磳消耗童年光陰,看來父母可以省下陪玩的功夫多美好?不過,事實是,融洽和諧的時光永遠只有幾秒鐘那麼短;才轉身那兩小已哇哇啦啦投訴哭鬧甚至出手打架起來。

弱小又強大的企鵝寶寶:讀《I Am Small》

近日寒風澟澟,家長都把小小孩包裹得嚴密厚實,就怕看似弱小的孩子們冷著了生病了。特別是家裡有小嬰兒寶寶的,父母更是擔心——他們那麼嬌嫩可以抵受得住這寒流嗎?

贏在起跑線,敗在怕輸蝕?

「不,我們要再玩一局。」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上幼稚園高班後,開始接觸需要一點策略和規則的桌面遊戲(boardgame),例如大富翁、UNO,和有「以色列麻雀」之喻的Rummikub等。剛開始跟她玩時,她輸掉了的話會發點小脾氣甚至哭喊:「我不要再和爸爸玩啊⋯⋯」到後來經驗多了,知道輸掉一局還可以下次翻身的機會,就纏著要不停玩直至起碼勝了一回合才罷休。

零小孩的自由:頂客族Wing

寫在前面|孩子數目多與少,樂意選擇最重要 與情人結婚組織一個家以後,不可能迴避的一個大議題:要生小孩嗎?生的話,希望有多少個?我們身處的社會很奇怪,對沒有孩子的夫婦,新年才見面的親友可能追問:「為甚麼不生呀?」好了,到宣佈懷有第一個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孩子,家中長輩卻告誡你們:「好了生完這個便不要再生了,不然太辛苦負擔不起。」多少個孩子,才是理想數目? 無論多少,或是選擇不生育,每個家庭,都各有故事緣由,謝絕塘邊鶴在旁𪘲牙聳䚗。最重要,還是自主抉擇,甘心樂意接受決定帶來的新生活。 讓我們由「零個小孩」的家庭開始,了解孩子數目背後的甜酸苦辣醎吧。

孩子來快快樂樂大便囉:讀《今天?大便》

「我今天午餐後在學校大便了啦!」五歲多的女兒澄澄一臉自豪地告訴我。在旁兩歲半的弟弟一一也不甘示弱:「我⋯⋯我都有便便!」媽媽我聽了以後簡直要鼓掌:「這太好了!可以將身體不需要的垃圾排出來,感覺很舒暢吧。」

頭等艙土法抗寒流:睡眠保暖三寶

「我就抱住那個暖包,然後不知道自己已經睡著了⋯⋯」早上好不容易離開溫暖被窩的五歲多女兒澄澄,跟我回味昨晚的放鬆體驗。本來她睡到半夜上廁所之後,輾轉反側,還有幾聲咳,慘兮兮訴苦說「我睡不著啊。」

Life is like package:媽媽專享套餐

「看你照顧孩子好像蠻不錯,日後有機會我有孩子時給你帶好了!」朋友曾開玩笑跟我說,我立刻擺手連連搖頭:「別耍我了,我其實不是適合帶孩子的人啦。」

聽聽孩子身上的錄音器:讀《最喜歡媽媽了!》

現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科技流行;假如在孩子身上掛一個錄音器,錄下他一整天(甚至一星期)到底聽過甚麼說話,然後拿回來分析:到底甚麼句型出現最多次?孩子每天是聽著甚麼長大的呢?

從家課戰說起:不認同孩子,媽媽還愛嗎?

「你女兒好有耐性,跟我一起摺紙摺了好長時間呢。」「看得出澄澄寫字很認真,功課簿上的配圖也花了好多時間細心地繪畫呢。」身為媽媽,經常聽到這類稱讚女兒的評語,心裡總冒出一句:「跟我自己很不一樣呢。」

跟孩子滄海桑田話當年:展城館

「啊,這款『大水牛』舊式巴士,媽媽記得自己還是幼稚園生時曾經搭過呢⋯⋯」「你看,外婆的家,也就是媽媽小時候住的地方,是填海得來,好多年前那邊還是海呢⋯⋯」我跟五歲半的女兒澄澄解說,她反問我:「甚麼是填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