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是最好的?

懷孕的時候,不論從朋友經驗分享、育兒書本或是醫院講座,都收到這樣的訊息:「母乳是最好的!」母乳是純天然的嬰兒食物,是每一個愛寶寶的媽媽都可以施予的無價禮物。當時天真的我,立志餵哺母乳,以為到時只要將乳頭湊過寶寶嘴邊,嬰孩靠著本能,就自然會啜飲了吧。 女兒出生後,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都堅持餵母乳,但怎樣努力都不成功,女兒餓得哇哇叫也沒能喝上一口奶。因怕她不願費勁吃母乳,所以我們沒有用奶瓶餵女兒喝奶粉。每次餵哺時間到了,我都很害怕,因為她咬得我乳頭破損,但為了「當一個好媽媽」,咬著牙關流著淚繼續嘗試。媽媽痛死了女兒也吃不到奶,多是母女摟作一團大哭作罷。   「只要媽媽不放棄就會成功!」「媽媽要給寶寶最好的!」我一次又一次嘗試,一次又一次失敗,女兒最終因喝奶不足導致體重過輕入院。 痛定思痛,到底甚麼是「最好」呢?我是否被所謂「好媽媽」的期望沖昏了頭腦?每天讓女兒餓著,被一個哭得歇斯底里終日以淚洗臉的媽媽抱著,這對她就是「好」嗎?孩子早在母腹中已能體會媽媽的感受了,給予寶寶一個情緒穩定、心情愉快的媽媽,讓她明白這個家庭是歡迎自己的,對她的成長不是更重要嗎? 為了母女的共同福祉,我決定承認失敗,轉投「奶粉媽」的行列。這才發現,女兒吃飽以後,睡得特別香,老是哭鬧的小魔怪變成可愛無比的小天使了。 父母「為孩子好」所做的事,從孩子的視角來說,可能是荒謬的。孩子沒有生下來就是魔怪的;那些變成魔怪的,都要怪父母沒有摸著孩子真正的需要啊。

驚天動地的半晚

一般來說,澄澄在早餐後需要小睡一至兩小時才吃午飯。但今天不知怎的,愛玩的她老是不願睡。抱她哄她睡吧,嘩嘩嗚嗚;放她上床讓她自己睡吧,嘩嘩嗚嗚;搖她讓她自己吮奶嘴吧,嘩嘩嗚嗚……躺在床上靜了幾秒,又爬起來站在床欄邊遞奶嘴給我笑著,收回奶嘴又指著要然後嘩嘩嗚嗚,著她躺著她照做了吮了吮奶嘴又拔出來然後翻起身,同一套戲碼又上演了……在無盡的重複看似輪徊的無望下,唯有抱她出來任她玩吧。 到了下午,睏倦得不得了的澄小姐東指西指「唔知想點」,在媽媽努力哄睡下,只小睡了半小時!唉,當高能量寶寶的媽注定是忙碌的。然後就這樣一直到傍晚,吃過晚飯後不久,小公主左鬧右鬧情緒很差,我知道她實在累了。才晚上八時許,揹著她散步時,不知不覺她就像個可愛娃娃般,閉上眼睛甜甜的睡著了。 女兒睡覺,就是她天使的時候,媽媽的歡樂時光。假如你家有高需求寶寶,我想你一定會同意這話。 但與高需求寶寶一起生活,故事絕不會這樣簡單乏味就完結的。九時許爸爸回家了,正享受兩口子難得的談心時間,忽然小寶貝「嗚嗚」啜泣起來──啊啊,媽媽來媽媽來了。寶貝不想要奶嘴麼?好媽媽抱抱。抱到客廳沙發坐下好哼唱著搖搖澄澄吧,怎知,她似乎越來越生氣,才吮了幾口奶嘴就哭喊幾聲然後又吮吮喘息再來呼叫……換爸爸抱吧?跳著舞步搖她吧?在她耳邊模仿海浪聲吧?橫著抱?豎著拍背? 怎樣都不能安撫澄澄,她還尖聲大叫起來,狀甚痛苦,開始懷疑是不是鬧肚子疼?身體哪兒不舒服嗎? 鬧了大約一小時吧,爸爸想要不要乾脆將她放到小床上試試看?甫放下,哭聲戛然而止,安靜地睡了。那一刻,我與爸爸對望:這般大吵大鬧只為堅持在床上睡嗎?好一個驚天動地的小人兒!我們這半晚不算白過了,因明白了我倆的女兒長大了要影響世界的!   到了早上,媽媽才發現,澄澄的頸項手臂小腿都有好多大蚊子叮咬的痕跡。疑團解開了──原來,昨晚她被蚊子叮,癢得難以入睡,所以發脾氣啊。 但無論如何,我看澄澄以後還是要當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嘿嘿。    

流感初體驗

剛為澄澄慶祝一歲生日後不久,小人兒患上了流感,可說讓媽媽初次體驗兒女生病時的苦況。 星期六晚從友人家探訪回來後,澄澄吃晚飯時已有點咳,爸爸正奇怪是不是飯粒太大難吞嚥。到半夜時分小人兒老是哭鬧驚醒,摸摸額頭好燙啊,拿來溫度計一量:啊,發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