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人兒會說的第一個字

澄澄從四、五個月大起,已是經常「說話」發聲的寶寶,還自學「吹口水泡」的絕技,一張嘴的功夫常叫爸媽讚嘆。心情好的時候,呀呀嘩嘩巴巴煲煲一直可以不停地講,牙牙學語,很是逗趣。

我有一位「頭等艙寶寶」:讀《教養難帶寶寶百科》(一)

「高需求寶寶需要較高水準的照顧──就像坐進頭等艙一樣!」讀到這樣的話,實在讓我釋懷不少。並不是我們養育失當造就小人兒如此哭鬧,只不過澄澄是一位「有要求」的特別乘客,不願意接受次等服務而已。原來,我是一位「頭等艙服務員」,工作比其他人要累一點是理所當然的。

煮出香滑軟綿寶寶粥

記得澄澄四個多月時,雙眼總是死盯著我們的食物,有時更流出口水來。所以,我們那時候已給她試餵一點奶米糊。起初小人兒好像蠻喜歡用匙進食,但不知怎的,後來每餵一口總要哭幾聲。曾聽說有些孩子是不喜歡米糊,但喜歡吃粥,所以我們便著手研究如何煮出既香又軟綿的寶寶白粥。

與好伙伴同行十年的禮物

與好伙伴一起十個年頭了,一起經歷很多很多。自從澄澄來到我倆的家後,我們一起走的這段路變得越來越精采。謝謝你,在我們情定十年後的日子,以文字訴說你的心聲,作為禮物送給我。 以下是我良人所寫的: 十年回顧 十年前的今天,是我與你開始拍拖的日子。眨眼瞬間,我們已一起十年了。 我們在一個山藝課程見過,後在一個童軍活動重遇,我們才開始相知。與你到過東北旅行後,愛意互萌,我們也開始拍拖。 我從無想過自己會拍拖,因為覺得女人很麻煩。但你卻讓我破例,甚至顛覆我的生命,因為剛開始與你一起的日子,常有衝突,但你讓我認識從未發現的自己。 拍施不夠兩年,你便去美國生活,我們也展開三年多的「長途」戀情,直至我去澳洲浪遊,距離很遠的你,越過大西洋來到我身邊,我見你時還以為人在夢中。無形的陌生感隨著重逢而消失,多謝「阿伯」的協助,讓我們可以享受五日四夜的夢幻旅程。與你半年在澳洲,我們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駕車旅遊,每天24小時無間斷的相處,彷如補償過去幾年失落的光陰。我們失去「大銀」時,除金錢損失,我們更失去一個棲身之所,那刻讓我有機會經歷神。我們一起經歷失敗、傷心、挫折……最後重新振作,繼續我們的旅程。 你為了我,放棄美國的綠咭,我回港一年多後信主,然後我們結婚了。在婚前輔導過程中,我以為對你有高度的認識,因為過去曾與你經歷不少。原來真正的磨合期自黃澄心誕生才開始,而且我們選擇走依靠神的信心之旅──我一人工作,由你負責照顧女兒。 我很欣賞你的謙卑,因為你順服我的決定,放棄你喜愛的工作,並在家中做你最不擅長的事情──做家務和照顧小孩。看顧孩子本是很吃力的事,而且我晚上要讀書,除我放假,大部份時間都由你獨自承擔。女兒的活潑好動,添加你的勞苦。除女兒的刺激和家務的辛勞,家中有時又有「不速之客」的探訪,總是將你的情緒「打落谷底」。有時我也按捺不住,將負面情緒投射在你身上,或用理性去回應你的情感需要。其實,我發現真相原來是我不願接受自己的弱點。 你放棄了高薪和優厚的福利,加上自己又不擅於家中的事,頓時覺得自己很無用,每天只能等我回來給予肯定。過去,我們一直被教導:「我們做到多少,我們的價值就有多高(Value by doing)。」我們失去賺錢能力,同時亦失去權力和位置。天父創造我們的價值卻在於存在的本身(Value by being)。你的價值,不在於做得好或不好,在我心中,你仍是我那位在神約定裏的妻子。 與你衝突後,我更深體會愛不是靠感覺,而是一個甘心樂意的意志行動。 我不能承諾與你沒有衝突,只能承諾我們一起努力學習這段經文: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有一天,過一天,就很好了

曾有朋友問我,有否打算送女兒到國際幼稚園學好英文?我有點訝異──這類的念頭未有在我的腦海中駐留!因為,能夠平平安安與澄澄過每天的生活,已是我每日最大甚至是唯一的目標。籌劃如何培育小公主的升學之路嗎?還是先想想今天如何安排澄澄的節目,或是我如何可以吃上一口「安樂茶飯」吧。

澄爽爽的涼快汗衣:UNIQLO網紋底衫

澄澄有個別名,叫「爽爽」。在春天出生,夏天長大的她,經常滿頭大汗。眼看別人用幾層衣衫包裹寶寶,我們澄澄卻只穿短袖子薄衫,也曾懷疑我家小姐會不會穿太少了?但用手摸摸她頸項,總是濕濕的──算了,別跟別人比較啦,每個寶寶不一樣啊。 我們在家裡盡量少開空調,因為知道這對她的身體發展不大好啊,也就讓她感受何為「熱」,體會出汗後的涼快感吧。但是,穿普通汗衣對澄澄來說也委實熱了點啊。後來,澄澄的姨媽介紹我們買這一款UNIQLO BABY的網紋內衣,發覺實在太適合澄澄了:排汗透氣、易洗快乾、顏色討好,設計包著尿片防止移位,非常實用。每兩件賣HK$79,價錢也公道合理,所以買了好幾套給她。整個夏天,小人兒差不多每天都穿網紋汗衣示人,展示她姣好肥美的大腿…… 這批汗衣,她從夏天一直穿到中秋節來臨的秋天,又從秋天穿到整天雷雨的春天。即使冬天,假使天氣不太冷的時候,我們也讓她穿這款底衫,外面再加厚外套;那麼當她身處溫暖室內的時候,脫下外衣後,又是「爽爽」澄澄了。 剛開始穿時我們讓她穿60CM身長的,是開胸設計,方便寶寶躺著也能穿的。後來她身子漸漸長高啦,汗衣給我們每天穿得殘破不堪,就改穿70CM的,這些則要從寶寶的頭上穿過去,比較適合會坐的寶寶。這批底衫從她6、7個月大一直穿到今天13個月大了,還合身!買這衫的錢實在花得太值了,呵呵,所以特此撰文推介。  

「我不是好媽媽」:讀《傷痛不代傳》(一)

認識這本書,是因為在照顧女兒上遇到不少困難,牧者和朋友介紹我看的。這不是一本教你「如何育兒」的書,而是一個反思與原生家庭關係的邀請。因為問題的底裡,不是「怎樣安撫寶寶入睡」或是「如何培養寶寶生活規律」,而是當媽媽後感受經常都很糟糕。這對於在懷孕期間快快樂樂的我來說,是不可想像的。

小人兒來吃乳酪吧

自從澄澄滿一歲後,我開始視她為「幼兒」,不再是嬰兒了。所以我們給予她更大的活動空間,也增加食物的種類,讓她大塊朵頤。

公主出巡「被厭棄」用品:嬰兒手推車

隨著我家澄澄體重日益上升,天天揹著小公主出巡的媽媽的肩膀子也日益痠痛了。友人都問:為甚麼不用BB車推寶寶啊?她坐得舒服,媽媽推得輕鬆呢。 唔,話說媽媽一直覺得,BB車上的BB好像貨品般被推來推去,可以選擇的的話還是抱著揹著好一點吧,多些身體接觸,寶寶安全感更多呢。所以我們完全沒費心研究要買嬰兒手推車,用的都是澄澄小表哥不要的Combi推車。 Combi推車的賣點是輕巧,可以單手摺車。在澄澄還未會坐的時候,要外出的話,要麼爸媽用手一直抱,要麼就讓她躺在BB車上。我家澄澄是高需求寶寶,喜歡刺激和不停地移動的景物,所以一旦BB車停下時,她就「嘩嘩嘩」地哭喊,是名副其實的「動寶寶」。 後來,媽媽斥資買了揹帶,外出時澄澄黏在媽媽身上,即使媽媽停下來看東西也少了哭鬧。而且媽媽常常要到菜市場買菜,推BB車到人多擠擁的地方不就是自己找苦頭吃嗎,所以越來越少用BB車。平日只有媽媽一人看顧澄澄,要帶她坐巴士地鐵都不方便用BB車,因為要一手抱她一手摺車的話難度甚高。手推車開始在家塵封了。 或許因為媽媽的偏執和習慣,加上天性聰穎的澄澄明白到,在揹帶上位置較高視野較好,她就越來越討厭BB車了。到她快一歲時,打算帶她到附近商場逛逛而已,便放她上手推車上推。豈料沒多時,被肩帶綁著的她發現自己「被困」,一直哭鬧抗議;結果只能一直抱著她,手都痠了。之後再試,她還是很明確地表示「厭棄」BB車。唉。 回望她更小的時候,我也曾嘗試用抱嬰背巾Baby Sling帶她外出。可惜開始用的時候她已有三、四個月大了,正值高速發育的時候,小小的抱嬰背巾容不下我的寶貝啦,用了不多時也摒棄一旁了。 所以,我在這類產品方面沒甚麼用家心得。媽媽只能盼望澄澄早日開步大步走!

一歲針後迎來的黑夜漫長

好不容易捱過三天三夜等到寶貝女兒的流感好了,已累透了的媽媽萬萬想不到,到健康院打一歲針竟是漫長信心黑夜的開始。

「你再係咁我唔睬你啦!」

自當媽媽後,經常有機會參與有小朋友的聚會。友人間的孩子多是一兩歲,個子矮矮會走路說話,很是逗趣。但這個階段對很多父母來說很是頭疼──孩子能力強了,要擴展自己的疆界了,也想試驗父母的底線在哪裡,所以經常違命。 「你別要再扔東西了!」「你給我站住!」屢勸不聽,爸媽的火來了。「你再係咁做我唔睬你/唔帶你去街/唔俾你玩……」現代父母都認為體罰是古老不文明的教法,所以先用孩子喜歡的事來威脅,希望小孩能乖乖聽命。但孩子依然故我,爸媽的怒氣衝上頂點了:「你當我的話耳邊風?你真硬頸!」忍不住要打下去了,事情最終以孩子狂哭作結。 為甚麼孩子總不聽爸媽的勸告?因為他們的話真是「耳邊風」吹吹就算!當爸媽的真是可以言出必行嗎?可以不再跟孩子說話,或是永遠將小孩困留在家嗎?小孩聽過幾次,就知道爸媽沒可能執行這些「懲罰」的,所以漠視爸媽實是理所當然啊。而且,以「唔睬你」為脅也是不智的。對孩子來說,正是一個「有憤怒不滿時要拒絕和對方溝通」的絕佳示範。你就不要驚訝為何長大至青少年期的孩子經常做出破壞性行為啊,只不過是負面情緒積壓至臨界點,要洩忿而已。  沒錯,孩子的管教要從小開始。當小孩做出不理想行為時,爸媽可給予選擇:「如果你再做多一次,那你今天不可以吃糕點/不能玩你最喜歡的玩具。」給予孩子的懲罰要具體,是可以執行的。最重要是父母不能讓「例外」出現;假若犯了,就要讓孩子按爸媽當時的話承受「後果」。孩子在經驗幾次過後,就不會輕易蔑視爸媽的話了。

「都係佢衰,打佢!」

九個月大的女兒,不單能翻身也會坐,扶著家具更可以站立好一陣子呢。懂得站立的她喜歡到處翻爬探索,但因為還不會好好平衡,總是到處跌撞,我們夫婦倆都習以為常。 有時候我們帶她探望外公外婆,在那邊女兒繼續她的「探索之路」,玩玩爬爬一不留神,哎呀,大頭妹頭碰上了木櫃子了。愛惜孫子的外公趕忙抱起寶貝道:「唷,沒事沒事。都係佢衰,公公打佢,打佢!」邊說邊揚手作勢要打那木櫃子,可憐無辜的木櫃當然默不作聲,至於女兒哭喊一番後,痛楚消退了也就不哭。 這一幕平常不過的情景,看在眼裡,我心裡很疑惑:這不是教孩子受了傷就不分青紅皂白找別人碴兒?還是「有仇不報非君子」呢?更何況木櫃是被動的,它若是有感覺,在碰撞間也會痛啊──再打上對方一記,不就是開始了彼此相恨的恐怖循環?撞傷了會痛當然不快,好好哭一場就是了;但將這股憤怒化作攻擊行為投射予對方身上,可以撫平不忿、安慰傷痛嗎? 「我有不如意就是對方的責任/問題/錯失」──這種帶來關係破裂的價值觀,正是不知不覺間自小被培養出來的。環境污染、家庭破碎、甚至種種自毀性如吸毒等社會問題,都是因為我們不能好好與環境、他人甚至自己相處。 跌倒了,孩子哭了,我會這樣說:「是啊真的很痛呢!哭哭不打緊,媽媽陪你親你。其實,那櫃子也痛,待會兒你不痛時親親櫃子好嗎?」 與人相處,難免衝突碰撞;若父母幫助孩子學會將心比己,化干戈為玉帛,甚至化敵為友,這不是對孩子日後走自己的人生路的最好裝備嗎?

母乳是最好的?

懷孕的時候,不論從朋友經驗分享、育兒書本或是醫院講座,都收到這樣的訊息:「母乳是最好的!」母乳是純天然的嬰兒食物,是每一個愛寶寶的媽媽都可以施予的無價禮物。當時天真的我,立志餵哺母乳,以為到時只要將乳頭湊過寶寶嘴邊,嬰孩靠著本能,就自然會啜飲了吧。 女兒出生後,有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都堅持餵母乳,但怎樣努力都不成功,女兒餓得哇哇叫也沒能喝上一口奶。因怕她不願費勁吃母乳,所以我們沒有用奶瓶餵女兒喝奶粉。每次餵哺時間到了,我都很害怕,因為她咬得我乳頭破損,但為了「當一個好媽媽」,咬著牙關流著淚繼續嘗試。媽媽痛死了女兒也吃不到奶,多是母女摟作一團大哭作罷。   「只要媽媽不放棄就會成功!」「媽媽要給寶寶最好的!」我一次又一次嘗試,一次又一次失敗,女兒最終因喝奶不足導致體重過輕入院。 痛定思痛,到底甚麼是「最好」呢?我是否被所謂「好媽媽」的期望沖昏了頭腦?每天讓女兒餓著,被一個哭得歇斯底里終日以淚洗臉的媽媽抱著,這對她就是「好」嗎?孩子早在母腹中已能體會媽媽的感受了,給予寶寶一個情緒穩定、心情愉快的媽媽,讓她明白這個家庭是歡迎自己的,對她的成長不是更重要嗎? 為了母女的共同福祉,我決定承認失敗,轉投「奶粉媽」的行列。這才發現,女兒吃飽以後,睡得特別香,老是哭鬧的小魔怪變成可愛無比的小天使了。 父母「為孩子好」所做的事,從孩子的視角來說,可能是荒謬的。孩子沒有生下來就是魔怪的;那些變成魔怪的,都要怪父母沒有摸著孩子真正的需要啊。

驚天動地的半晚

一般來說,澄澄在早餐後需要小睡一至兩小時才吃午飯。但今天不知怎的,愛玩的她老是不願睡。抱她哄她睡吧,嘩嘩嗚嗚;放她上床讓她自己睡吧,嘩嘩嗚嗚;搖她讓她自己吮奶嘴吧,嘩嘩嗚嗚……躺在床上靜了幾秒,又爬起來站在床欄邊遞奶嘴給我笑著,收回奶嘴又指著要然後嘩嘩嗚嗚,著她躺著她照做了吮了吮奶嘴又拔出來然後翻起身,同一套戲碼又上演了……在無盡的重複看似輪徊的無望下,唯有抱她出來任她玩吧。 到了下午,睏倦得不得了的澄小姐東指西指「唔知想點」,在媽媽努力哄睡下,只小睡了半小時!唉,當高能量寶寶的媽注定是忙碌的。然後就這樣一直到傍晚,吃過晚飯後不久,小公主左鬧右鬧情緒很差,我知道她實在累了。才晚上八時許,揹著她散步時,不知不覺她就像個可愛娃娃般,閉上眼睛甜甜的睡著了。 女兒睡覺,就是她天使的時候,媽媽的歡樂時光。假如你家有高需求寶寶,我想你一定會同意這話。 但與高需求寶寶一起生活,故事絕不會這樣簡單乏味就完結的。九時許爸爸回家了,正享受兩口子難得的談心時間,忽然小寶貝「嗚嗚」啜泣起來──啊啊,媽媽來媽媽來了。寶貝不想要奶嘴麼?好媽媽抱抱。抱到客廳沙發坐下好哼唱著搖搖澄澄吧,怎知,她似乎越來越生氣,才吮了幾口奶嘴就哭喊幾聲然後又吮吮喘息再來呼叫……換爸爸抱吧?跳著舞步搖她吧?在她耳邊模仿海浪聲吧?橫著抱?豎著拍背? 怎樣都不能安撫澄澄,她還尖聲大叫起來,狀甚痛苦,開始懷疑是不是鬧肚子疼?身體哪兒不舒服嗎? 鬧了大約一小時吧,爸爸想要不要乾脆將她放到小床上試試看?甫放下,哭聲戛然而止,安靜地睡了。那一刻,我與爸爸對望:這般大吵大鬧只為堅持在床上睡嗎?好一個驚天動地的小人兒!我們這半晚不算白過了,因明白了我倆的女兒長大了要影響世界的!   到了早上,媽媽才發現,澄澄的頸項手臂小腿都有好多大蚊子叮咬的痕跡。疑團解開了──原來,昨晚她被蚊子叮,癢得難以入睡,所以發脾氣啊。 但無論如何,我看澄澄以後還是要當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嘿嘿。    

流感初體驗

剛為澄澄慶祝一歲生日後不久,小人兒患上了流感,可說讓媽媽初次體驗兒女生病時的苦況。 星期六晚從友人家探訪回來後,澄澄吃晚飯時已有點咳,爸爸正奇怪是不是飯粒太大難吞嚥。到半夜時分小人兒老是哭鬧驚醒,摸摸額頭好燙啊,拿來溫度計一量:啊,發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