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爸媽的幸福矛盾:偏心?公平?

「阿一搶我東西還出手捏我呀!」傳來五歲多澄澄的呼叫聲,慘兮兮的。另一邊廂的兩歲一一,抿著嘴不做聲,用手拉扯攻擊家姊。這類的戲碼,自弟弟一一懂走路、肢體能力進階以後,每天總要在家上演好幾次。爭先爭玩意爭媽媽⋯⋯這個小的總是要跟姊姊看齊,那個大的永遠為口氣不肯退讓要搶優先;一個動口一個動手,各有厲害招數。

媽媽對兩個孩子都偏心

家有兩個孩子或以上的爸媽,都明白爭吵這是手足間相處的必然情景之一,就是社交訓練嘛。很多時候,誰是誰非並不好判斷,有智慧的父母也知道,最好是「置身事外」不做判官,讓孩子們自己尋找解決方法。可是我們的底線是:不能傷害自己、他人或是物品,而說話能力不高的一一,經常出手訴諸攻擊來表達自己,逼得我們不得不插手喊停。

兩個孩子,總有一個個性較像爸爸、另一個與媽媽性情更相近。偏心嗎?怎麼不會呢。花錢讓姊姊上畫畫班,獨自帶上她參加展覽遊樂攤位或其他大孩子活動;另一方面,每每見著弟弟那可愛俊俏臉蛋,就忍不住抱過來親親再摟摟捏捏呵癢,即使一地散亂也沒有責駡還彎腰替他收拾。你說媽媽偏心誰呢?是矛盾嗎?

有一次,不記得甚麼事澄澄吐了一句:「為甚麼弟弟可以而我沒有?不公平。」她很少用「公平」這詞彙,因在我們家甚少提及公平甚麼的。趁這個機會,我給她畫了一幅在網上見過的插圖,原畫出處我找不到了。

公平是甚麼?公義之平等

「有甚麼方法,可以讓 A、B和C三個小朋友都觀看到表演呢?你看現在每個小孩腳下都有一張小凳子。」我問她。「搬來多點小凳子就可以了。」「不成,凳子就這麼多不能添。」

「你看,將最高的A腳下的凳子分給最矮的C不就可以了嗎?」小妮子一臉不甚了了,別無他法我唯有繼續我的大道理宣講課:「雖然每個人分到小凳子的數目不一樣,看似很不公平;但每人按個別情況各取所需,才是真正的公平啊。你看現在所有小孩都看到表演很快樂啊。」爸爸這時插嘴:「是啊,之前每個人分的都一樣,那叫均平,不是公平。」跟不到六歲的孩子,用這般非體驗式的方法談「公平」,講這種基於「公義」的平等(righteous equality),那麼抽像的概念,可能明白嗎?

在我們家應用的話,就是在街上有時候媽媽會主動抱起一一:因為不單他容易走累,更是會跑丟,那就是他的需要;不過,也有些時候,媽媽給澄澄吃的放學零食份量比一一要多:那是因為吃小點不會影響澄澄吃正餐的胃口,那就是她的份。

手足爭競源自零和遊戲思維

似懂非懂的澄澄,說要按她的理解來畫「公平」,還加插爸媽的角色延續故事編情節接下去講,但聽起來好像不甚相干啊。

無論如何,似乎身為老大的澄澄接受了這套說法,好像少了跟我們爭拗跟弟弟之間公平不公平的問題。要說我們偏愛小兒子嗎?大女兒獨享了爸媽幾年的關愛和注視,生來不用競爭就擁有啊。要說我們偏心大女兒嗎?小兒子整天被我們抱抱抱,爸媽更有經驗自信,更有耐性體貼他細微的情感需要啊。

手足之間的爭競,源自人性中利己的自我(ego),認為爸媽的愛是一場零和遊戲(zero-sum game)的競爭,要麼你輸,不然我敗;就是不相信他們擁有無條件的愛(unconditional love)。要脫離超越,就得靠父母的修行——到底我們有多相信,孩子不一樣,但全都配得100%的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