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你兒子很大塊頭喔,現在有多重了?」小兒子一一才剛滿14個月,看起來就像一歲半甚至兩歲那樣子。我一般只是笑而不答,顧左右而言他:「是啊重得我快抱不動他了啦。」因為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重多少公斤——你說沒可能呀,香港健康院都為每個孩子量體重的。我一直不太敢張揚的事實是:自他一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有讓他打針了,所以後來乾脆不到健康院去了。img_0560

甚麼?怎可能你不帶孩子打針?你要帶孩子到外面私家醫生打嗎?人人都打你怎麼不打(針)?政府疫苗免費,連內地家長千辛萬苦跨境生子為的是打針,你為甚麼那麼傻放棄不打?原來可以不打針,不是政府規定的嗎?

不打針乃大逆不道?

千百個問題,原來香港的我們一直慣於接受「科學」的西方醫療觀念,壓根兒沒有真正考慮疫苗對孩子健康帶來的風險。家長決定不為孩子施打疫苗,絕對是大逆不道的事;英語世界中,更不乏對此口誅筆伐,認為接受疫苗是社會責任(social responsibility),不打針者是危害社區健康的害群之馬!坦白說,我尚未有足夠底氣說服他人,為怕面對責難連自家長輩也瞞著;但丈夫和我認識了一些所謂「反疫苗教」的說法,加上有著大女兒澄澄打針的自身體會,深信疫苗對孩子身體有可能弊多於利,所以才偷偷地選擇在白羊群中當一頭礙眼的黑羊。img_0373

《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我的孩子健康成長》作者是湯禎兆、林綸詩夫婦,育有兩子,此書是報紙專欄內容結集成書,以沒有醫療專業背景父母的角度,討論疫苗對孩子可能帶來的傷害。隨便網上搜索都能找到不少反對湯和林的文章,指他們提倡「不打疫苗」是毒害社群,漠視科學論證。哪到底是甚麼吸引我看這本帶來激烈爭議的書呢?

第一篇文章題為「邪惡一歲針」,書中提到一些近似「道聽途說」的案例,指這種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及德國麻疹油合疫苗(Measles, Mumps and Rubella,又稱MMR)很有可能與自閉症有關。當中提到一些反疫苗派的科學研究和數據,反駁主流醫學辯證;我認為是「公說公理婆說婆理」,身為一介平民的媽媽沒有能力判斷。

但作者這句話卻打動我心:「我們城市人就是因為接受太多由上而下的專業資訊,而不斷去服、打不同的藥,而不再相信原始的感覺——母親對孩子的自然感應。」當上頭等艙媽媽的頭兩年,經常發現「專業育兒資訊」與自身帶孩子的體會實在存在很大的矛盾鴻溝,例如睡眠訓練或是「母乳唯一」標準之類的,我遇過不少掙扎、流了不少眼淚、吃了不少苦頭,是個不快樂的媽媽。作者形容此針為「邪惡」聽來誇張,但曾經歷女兒澄澄「一歲針後黑夜漫長」的我,讀來心有戚戚然。nlmtU__Q5IS4.q7pTyAN.w

記得有位沒接觸反疫苗訊息的媽媽朋友跟我分享,兒子生來一直很乖巧很好帶,但不知怎的接種一歲疫苗後,「卻好像變了另一個人」,變得調皮難帶。

餵濕疹寶寶吃中藥?

讀這本書正值是我懷有第二個孩子一一的時候,知道大眾普遍避重就輕帶過疫苗的風險,雖然丈夫非常支持對疫苗say no(說不),但還是下不了大決心說拒絕所有疫苗,就讓一一出生時和一個月大時打了針。一一是夏天出生的寶寶,冬天來了以後小臉蛋兩邊長了紅紅濕疹,小腿外側皮膚對稱地出現小片皮疹。快滿半歲時帶他看信任的中醫,說是打針後身體留有點毒,要將寒毒排出來。餵喝兩帖中藥後,孩子臉頰頓時變得更紅更爛,排了些黑黑的便便。再過一陣子濕疹只是輕微再現一次,沒塗甚麼藥膏或是潤膚乳;然後直至現在一歲多,秋風已來暫未再現濕疹蹤影。

我不是說這法子必能治好其他小朋友的濕疹,因為可能也有人對中醫曾有不良好的體驗。只是我的個人體會,讓我明白西醫觀點是頭疼醫頭、腳痛醫腳、皮膚爛醫皮膚⋯⋯但正統中醫的境界不限於此,看人不是看表面部分病徽,而是整體全人身心運行的平衡,見樹又見林。皮膚出問題,很有可能是身體啟動自癒機能,將肺毒從皮膚逼出來。

一一當時未滿一歲,給嬰兒餵中藥?在主流家長社群裡簡直是匪夷所思,不好辯論且膽小的我也不怎麼敢對外宣講。是啊,我們這代當媽的對寶寶吃甚麼都很緊張:有機、天然、非基因改造之類的⋯⋯但作者點出原來我們接受這個邏輯:「一出世便接受可以打針,讓不經消化系統過濾的人工合成藥物直接進入嬰兒的血內,但由草藥製成的藥物則不能入口。」想想看,我們是不是太理所當然假設:疫苗,是對所有人唯一的正確?

退燒藥是殺敵還是滅了報信的人?

書中提到的另一個議題,是如何處理幼兒發燒。自己還是孩子時,每遇發燒母親多半餵我吃退燒藥,所以我一直以為「病了就要吃藥」是不可動搖的真理;直至我當上媽媽,當澄澄發高燒時,我慌亂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明知退燒藥只不過有如止痛藥般只處理病徽並不治理病源,總想「做點事情餵藥」讓孩子舒服一點,相信「病了只要睡覺就好」的爸爸不同意,好幾次夜裡我倆為此爭拗。XJZUtDc5enmysq4P887fWw

到後來花時間在網上搜尋資料做功課,才認識多數感冒是病毒引起,而發燒是身體免疫反應的一種,就像警報一樣,目的是提高體溫以助身體戰勝病毒。這類發燒與老一輩人常掛口中的「燒壞腦」是截然不同,後者本身患有腦炎,導致高燒至攝氏41度以上;而不是倒果為因,說甚麼因為高燒沒降溫以致腦炎。知道這個以後,就明白健康院統一派發退燒藥的謬誤。澄澄還未滿一歲時因她發燒並帶有痰咳找上私家醫生時,登記護士知道我在家沒先餵退燒藥就罵我「你這樣很危險孩子有甚麼後果你要自負」之類。

孩子發燒後硬要為他快速降溫,就像在戰場上殺了跑來報告戰況的人,你就以為已經殺敵獲勝一樣;但其實是掩耳盜鈴,更糟糕的是,敵人往往繞過正面戰線從後方偷偷襲擊深入家園——病毒不在表面發解而轉入內腑。孩子的身體要贏這場仗,必要損兵折將,耗費元氣。

接受不了孩子會病?

哪為甚麼我們人人都喊要打針、發燒要吃退燒藥水甚至肛塞藥?熱度表面生硬退下但病患依然,這樣做是為了孩子、還是安撫照顧者的不安而已?疫苗背後的發展是西醫價值觀,對身體的毛病採取對抗性「解決問題」的移除手法;這樣粗暴對待身體的醫學為何成為主流?因為外表見效快,而且安慰爸媽最深處的恐懼--我們都接受不了孩子會病。忍受不了孩子要經過病痛自身才能發展抗體和免疫力的這段苦路。等待不了孩子身體不隨人的意志控制而自我療癒的過程。img_0392

在未帶孩子看中醫以前,我們一直很少讓澄澄服用西藥,因為知道這些只能治標的藥無可避免地有副作用。但我和丈夫卻從未細想,直接入血的疫苗對幼兒健康的影響,可能比經食道腸胃消化的口服藥物更大。作者認為打了針的孩子「身體只能集中火力對付疫苗中的病菌及化學物,不能全面發展其他的免疫功能,於是現今的孩子容易過敏,果仁又過敏,空氣又過敏,不是哮喘就是濕疹。」這段反疫苗陳述聲明(statement)與主流科學觀點相互悖逆,被評為迷信;但對於「疫苗必然」的支持者,不也可以說是「科學至上教」的信徒嗎?拿著「科學」的幌子逼令所有人一定要跟從,那不是科學,而是霸權。

香港法例並沒有強制性規定孩子要打針,只是建議接種及免費提供疫苗。為人父母,為幼孩身心健康把關和選擇,沒有人知道可以100%預測某個選擇的結果,只能盡力保持清醒頭腦,用常識思考,用直覺感受。《素人父母》這本書的內容儘管可能不全然準確,但卻提醒我們:港爸港媽,原來我哋有得揀。

育兒路上,除了疫苗議題,還有千千萬萬道黑白是非選擇題等著父母應對,可恨是沒有絕對的標準答案——因為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當面對與主流選擇不一樣的處境時,你,敢於為孩子當頭黑羊嗎?img_0979

4 thoughts on “你敢為孩子當頭黑羊嗎?讀《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

  1. 好感謝你既分享呀!我當初就係太天真同身邊朋友分享,導致反面收場,情緒備受影響。我仲有一個月就生啦,讀到你既文章分享,感受好深,謝謝你。我絕對愿意為將出世既小寶貝選擇做黑羊。請問版主我可有機會和你私下再溝通嗎?謝謝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