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其實你住在一個叫「香港城」的地方?

在公園裡的遊樂場內,兩歲多的女兒澄澄很喜歡坐在汽車模樣的攀爬架裡,扮演司機,送媽媽我這位乘客到不同地方:「我地去(我們去)……何文田!土瓜灣!西灣河!旺角!尖沙咀!」小人兒對香港很多地區的名字都很熟稔了,只是還不知道我們居住的城市叫甚麼名字。

IMG_6065_Fotor_Collage

其實我們活在「香港城Hong Kong Mall」

遠在佔領街爭民主的社會運動開始之前,已有人對自香港回歸後面臨的境況慨歎:「我以前住在香港,現在只是住在一個叫『香港』的地方。」愈來愈高的樓宇價格、愈來愈緊的言論限制、愈來愈專橫的議政手段(還記得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吳亮星是如何通過新界東北撥款嗎?)……種種跡象,讓我這個生於八十年代「未捱過苦安逸慣了」的人有點不安──原來香港回歸中國,管治施政的手法也得跟大陸接軌看齊?

本來我對以佔領街道為手段爭取普選的呼籲有所保留,但當近日運動展開了,當權者的回應實在叫人悲痛:視學生為暴民放催淚彈、保鮮紙是衝擊警方的裝備、面對和平呼聲一城之首只是不斷重複播放錄音說決心維護秩序讉責違法行為……我這個普通市民也被觸動了神經、侵犯了底線:做咩香港變成咁?(為甚麼香港變得如此這般?)

但我發現,原來將香港這城的名字換成「香港城」(Hong Kong Mall),一切憤慨疑惑都可以釋然了。蕭少滔在其網誌中指出,中央口中的香港有「深層次矛盾」,其實皆是源於當權者以管理商場的模式來管治香港。「正當董建華等老好人一心以為替香港『打掃乾淨、招呼客人光顧,大家搵錢安居樂業….』的時候,他心裡面可能也真的是一片好心。之不過那是以一個商人的水平,以及企圖管治一個商場的技術,用來企圖管治一個『公民社會』!  」IMG_6014_Fotor_Collage

商場屬私人空間

話說,有一批農民不滿商場建築物建得太高,遮擋了陽光,令他們的農作物無法生長、生活無以為繼。農地附近有一所學校,與農民為鄰的學生們都替他們不值,認為應該要求商場處理問題、改變商場建築的設計,於是紛紛提出跟商場主管對話。在對話的要求被拒後,學生們卻賴著不走坐在商場的大堂,阻塞了部分購物者的通道。商場主管便指示保安帶走的學生,豈料學生不聽勸諭,保安便用棍作勢威脅,同時報警要求增援,以助清場。後來商場一片混亂,有些人嚇得立時離開。

旁邊圍觀的,來逛商場的市民罵起來:「做咩阻住我買嘢?好好地一個商場俾你地搞到烏煙瘴氣!」(為甚麼攔阻我買東西?好端端的商場給你們搞砸了。)付了昂貴店租的店東們也開口了:「你地呢班人搞事,阻住我做生意!而家無人敢黎呢度啦!」(你們這些麻煩製造者,阻我做生意!現在沒有敢來這兒消費啦!)

IMG_5258_Fotor_Collage也許你會同情農民和學生,但商場主管的做法,聽起來都很合理。因為商場是私人地方,商場有權這樣做那樣做,以維持舒適的環境,為顧客提供最好的購物體驗、最棒的消費服務。甚至在靠近商場的公共街道,原來也可以納入保安的管理範圍。還記得2012年初尖沙咀廣東道D&G門前的禁拍風波嗎?站在店前街上拍攝,商場保安也有理據阻止和驅趕的。

為甚麼將場景換作商場,一切禁令滅聲都會變得合理呢?據信報專欄作家占飛所指,美式商場(mall,他同時音意譯為魔)是「人工的、密封的、內向的(introverted)、不見天日的……。『魔』內終日保持恆溫,夏涼冬暖,而且濕度低,令人乾爽。……乾淨整潔,經常有清潔工打掃,而且通道平滑。……『魔』內保安嚴密,罕有搶劫、偷竊,不要說一言不合,拳頭相向,任何人高聲爭吵,保安都會迅即現身阻止。衣冠不整、衣衫襤褸、滿面病容者,保安會拒諸門外。在『魔』裏頭,你看不到任何真實人間的醜惡相、陰暗面。集體抗議當然不例外,事關『魔』乃私人空間,不是公共空間。」

商場內不見人間真實相相片 7-10-14上午09 20 35

為甚麼在9月28日學生和集會人士要被催淚彈招呼?因為他們是衣冠不整的暴民,非法佔據私人地方,還揚聲叫囂滋擾商場的VIP顧客購物,是不是罪該萬死?「食蕉」(廣東話security保安之意)是時候出動了!

孩子啊,難道媽媽得要告訴你,你不是住在香港,而是一個叫「香港城」的地方嗎?

占飛有云:現代商場,不見人間真實相。在極權管治和集體犬儒的社會裡,造就了罪惡的溫床、虛假的繁華。為甚麼國內家長千辛萬苦長途跋涉都要來香港為寶寶買配方奶粉?為甚麼大部分香港中產家長害怕想帶幼兒「返大陸」旅行?為甚麼我這輩人出國時不會告訴別人我是Chinese(中國人)而是from Hong Kong(由香港來)? 因為當前的大陸, 已是一個集體犬儒全民虛假的罪惡溫床。想了解實況的,可以觀看中央電視台第一台製作的《今日說法》,當中公安如何神勇細心地破案自是大顆兒都曉得的,但案件呈現的犯罪行為卻往往在我的想象之外──那實在不是一個人希望居住和生活的地方,太可怕了。

amnesty(圖片來源: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令我最是難過的,不是反佔中者投訴他們生計受損、也不是朋友在社交網站上表示支持政府執法,更不是控訴佔中者如何撒野阻街口戰謾罵,而是聽到德高望重的基督徒長輩,輕蔑地說:「啲學生都唔諗野,人地講咩就咩。」(學生們都沒有思考,別人說甚麼就做甚麼。)你可以持有不同政見,可以明哲保身選擇沉默,也可以繼續過「窮得只剩錢」的生活,這是你身為既得利益者的選擇與自由。縱然學生與你想法不同,但這就可以一句「無腦」貶抑年輕人為著社會為著別人為著公義而奮力發聲嗎?

看清楚了,這是一場世代之爭。這是一場戀棧權力的成年人與無權無勢的後起者之爭,中間存在著只有愛和公義才能填補的峽谷。英國史學家阿克頓勛爵的一句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有權者,也就是既得利益者,漠視其他人的疾苦,堅決拒絕改變:因為「香港城」是我的主場,我話晒事(我說了算)。

進步得只剩大腦

曾經歷戰亂和動盪的老一輩人,當時溫飽不夠甚至連性命也受威脅;今日中國終於富起來強大起來前進前進前進進,年輕人還有甚麼不滿足?甚麼?社會上有其他人備受欺壓?還是好好計算自己的開支張羅生計吧。有人可以「進步得只剩大腦」,但請不要阻止,年青人追求關愛和厭惡不公的心;因為這樣行才是一個完整的人。video

(影片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FORqknJeFQo)

北京大學一名法學學生劉媛媛在電視上演說:「總有一天,銀行行長會是九零後、企業家會是九零後、甚至國家主席都會是九零後,當全社會都被九零後佔領的時候,我想問你們九零後們,大家想把社會變成甚麼樣?」是啊,媽媽我也在想,我的女兒將來會活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還是依然被困於「香港城」內嗎?走到街上,是不是只有裝載專業知識的大腦但沒有心的驅體在行走嗎?

她也擦邊球對目前熱烈追求理想的年輕人提醒,權力和年歲的可怕:「我們這一代人,在我們老去的路上,一定一定不要變壞,不要變成你年輕的時候,最痛恨最厭惡的那種成年人。」假若四周都是對不公義沉默的人呢?「如果將來要是有人跟你說,年輕人你不要看不慣,你要適應這個社會,這時候你就應該像一個真正的勇士一樣直面他,你告訴他,我跟你不一樣,我不是來適應社會的,我是來改變社會的。」

遍地開花之後等上百年結果

我不知道這場運動最終會如何結束,我也不相信學生只消霸佔街道十多天就可以成功爭取真普選。但是,在這場被譽為「最有禮貌的抗命運動」中,我們都看見市民如何自發靜坐聲援學生、自發運送補給物資、自發當義工提供救護服務、自發清潔洗手間回收垃圾……大家也瞥見了人性中美好的一面,那就是人真誠地按著初心將信念踐行出來。種子已撒,遍地開花,但民主漫漫長路,在歷史長河裡,得見成果的往往要用上十年百載──讓我們抱著希望,等待。IMG_4335

女兒啊,讓爸媽帶你多到戶外走逛,讓你明白,你並不是活在唯有消費主義的「香港城」裡頭。因為今天,有一班哥哥姐姐,願意為你的未來付出。

莫忘初衷,共勉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