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站在分界線的兩旁:讀《事事本無礙》(一)

「最痛心係見到身邊的朋友因為立場不同,先口角、後Unfriend、繼而反臉…..」過去一個星期,香港因政改分岐而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有部分朋友憂心忡忡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發佈這樣的信息。在我城正值紛擾撕裂之大時代裡,「佔領中環」變成每個香港人必答的「是非題」,支持者與反對者分站在界線的兩旁,成為衝突的戰線;以至有些不想爭執發生的「溫和中間派」受了不少壓力,希望這場「燒到埋身」的抗爭盡早完結,重拾安寧。

IMG_6527

人類當上了分辨善惡的審判官

「你可曾納悶過:為甚麼人們總是生活在相對的氣氛中、為甚麼你得在相對價值中作個選擇?」推崇整體理論(Integral Theory)的美國作家坎恩‧韋伯(Ken Wilber)在其著作《事事本無礙》(No Boundary: Eastern and Western Approaches to Personal Growth)這樣提出,一語道破中間派人心底的無奈和疑惑。「我們的法治體系是在合法與違法之間分界;戰爭則是在敵友之間分界;倫理是為了彰明善惡的界限;西方的醫學更是清楚地在疾病與健康之間分界。」韋伯指出,這是因為人自己按己意劃出了分界線。為甚麼界線變得如此致命?相片 3-10-14下午10 20 49 (1)

故事得從聖經記載創世時的伊甸園說起。「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章16-17節)」當亞當完成神委派的任務、為大自然的動物分門別類起名之後,不甘心權力止於此的他,違命吃了果子,以為自己眼睛明亮了,當上了分辨善惡、取其一半的審判官,僭越神的權柄。「當亞當辨認出善惡的分野,劃出致命的分界線,他的世界就崩潰了……他所劃的每道界限都成了戰爭的導火線,界限一分,衝突隨之而來,尤其是敵友之戰、生死、苦樂、善惡之戰。」

IMG_4652_Fotor_Collage

在女兒澄澄出生之後,我這個新手媽媽的日子難過得很,因為我被周遭的所謂標準和界線搞糊塗了:讓孩子吸吮安撫奶嘴不好、餵哺配方奶粉不好、孩子哭鬧不好、按健康院的體重線寶寶太重或太輕都不好、經常抱住孩子會寵壞不好……我們都拒絕「不好」,狠下心要丟棄自劃界線的另一面。我的育兒觀頓時分裂成兩個破碎的痛苦世界,卻沒有看到真象:孩子總是會長大的,甭操心。

陷入二元泥沼的戰場

「如果能除去相對中不好的或不想要的那一面,我們的生活就會快樂美滿多了。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消除了痛苦、邪惡、死亡、疾病,那麼生活自然就會變得美好、健康、快樂而且充滿生命。」藉由若水的翻譯,作者點出了我們父母的幻想。孩子一點小病就趕緊餵藥、甫哭喊就威逼或利誘阻止、在街上抗命哭鬧就斷言說一些不可能實現的話:「我再也不帶你上街了/ 你再這樣哭不乖我以後都討厭你。」;因為我們接受不了孩子會病、孩子會哭、孩子會不順命──孩子在我家一定要健康和快樂的!不然我就是失敗的爸媽。

在這對立二元論裡,有權力的一方不知不覺地設下愈來愈多的界限,生活中也就戰場處處。「界線愈清楚,人們的防衛越強,生活頓時陷入泥沼而難以自拔。我愈渴望快感,我便愈怕痛苦;我愈想變好,我就愈怕邪惡;我愈想成功,便愈受不了失敗;我愈貪戀生命,死亡便變得愈加恐怖。」身為高需求寶寶的媽,我明白,只要我愈害怕孩子發脾氣,她的情緒就愈發不可收拾。

IMG_0082_Fotor_Collage

「為甚麼科技文明的進步,不僅無益於我們的成長,反成了致命之癌。我們先將一切事物對立起來,然後拼命追逐我們認為好的一面。這般避苦求樂、避死求生、避惡求善,實在是痴人說夢。這和幻想一個只有高峰,沒有低潮,只有買者,沒有賣者,有左無右,有內無外的世界一般荒誕。」本來是一個整體的真實世界,是不可能因為人類腦袋中劃出的界線而改變;分裂的,就只是我們與其他人的關係,也就是站在界線另一端的敵人。「消除負面的同時,也毀去了享受正面的機會,難怪人類愈進步,挫折感愈重。」

分野並不是審判式的分界線

這麼說,難道作者呼籲我們不用分別黑白是非,任讓真理謊言混為一談嗎?韋伯提議我們察看大自然,海洋和陸地之間有海岸線、動植物種各從其類、地平線也分隔了天和地……「在外表上雖標示出對比狀態,內地裡卻結合二者。」這些都是分野,但並不是取其一半的審判式界線。作者舉例說明:「不論我們以何種方式劃了一條凹線,凸線同時出現」。中國古代哲學經典《周易》中的太極圖,正好體現這種弔詭的現實。「正負兩極之間擁有同一個現實,不論現實的兩端具天壤之別,卻仍是無法分割的整體,相依相存。若一方消失,另一方也無法存在。」

太極圖

文化評論員梁文道近日接受報章訪問,提出了一個很具體的「維穩經濟」例子,說明這種諷刺甚至近乎詭異的相依關係。梁指認識一名南昌的年輕異見人士,政府派了不少國家保安人員監視他以作「維穩」,到後來異見者打算離開,國保人員竟然勸說他不要離開──有數十人受薪受僱負責看管你,異見者走了的話他們會失業的。

回說「佔領中環」行動,佔領公用道路影響民生別的市民不是很無辜嗎?口說爭取民主的人有沒有理會其他「反佔中」市民的意見?警民衝突苦了聽命盡忠的前線警員這場運動值得支持嗎?抗爭手段有必要如此激烈不能坐下好好談嗎?身為公民也當給予政府機會和時間逐步改進吧?所謂「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非法公民抗命,是不是暴徒違法亂港的借口而已?

IMG_2954_Fotor_Collage

我很理解這些想法,因為以前的我也是抱持這種觀點,認為反對政府者「為反而反」,只是有破壞無建設的提議。但仔細思考一下,佔中的種子到底是誰撒的?為甚麼特區政府難以交代拒絕向王維基發出免費電視牌照的原因?為甚麼政府長期封閉本屬公眾地方的公民廣場?更不用說警方在9月28日憑甚麼向只有雨傘的示威者投擲87枚催淚彈?種甚麼,收甚麼。

600_phpgNVYlP

敵我矛盾是排斥異己的「合法」暴力

「維穩壓倒一切」,已成我城當權者的中心信念,延續中共政權的對立思維。毛澤東在1957年發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提到當衝突被定性為「敵我矛盾」的時候,便需要用強制和專政的方法來解決,簡單一句就是「有我無你」的恐怖界線。

00188b27c9090c086e3d01

遠在佔中開始之前,負責政改的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對禮儀上過了火的學生拋下一句「我同你無對話既空間」。在佔中剛開始之時,特首梁振英回應運動時,只強調此為「違法」活動,為示威者劃出了審判式的界線,也定出了戰線。自此,硝煙四起,至今依然覆水難收。

這場運動的複雜性在於,真正的對手不是香港警察,甚至不是特區政府,而是65年前取得中國政權的黨。我從不相信「民主是妙藥靈丹」,可是排斥異見聲音的「合法」暴力,正蔓延到香港。為了維護自身的權力,從群眾運動冒起、槍杆子出的政權對反對聲音是異常敏感地劃出了「非法」的界線,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正是如此,因言定罪鋃鐺入獄。

「我沒有敵人」

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這樣寫道:「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決,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imagesZEWCZDN5

面對不公義,劉沒有視中共為敵人,因為他深明這道敵我界線為這國家帶來有多少的傷痛。但他沒有沉默坐視不理,他為眼前的中國發聲,他以自己的遭遇,讓世界看見目前當權者的黑暗和荒謬。

耶穌的路,也是和平抗爭之路。著名登山寶訓的記載寫道耶穌的教導:「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馬太福音5章39-41節) 牧者告訴我,一般人用右手打你的右臉的話,那是用反手,在當時文化裡那是最不尊重對方的一種方式;主動轉左臉讓人打,逼得對方要正手打你。至於裡衣和一里路,沒錯是對方恃權強加於你的要求;但外衣和第二里路,那就是自己甘心樂意的選擇,表面是被欺壓,但事實是奪回了自己的尊嚴,曲線點出對方的不是。

每個人只會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那又如何解開目前政府和民眾之間的結?韋伯表示:「若要解決人間的敵對紛爭,首先應該捨棄一切界限觀念,不再以進步為理由,彼此競爭對峙。戰爭肇始於人類過分執著於彼此的界限,我們必先根治這虛幻的界限觀念,才能治好人間的痼疾。」相片 3-10-14下午04 12 01

我便是你、你便是我

身為媽媽,我經常思想這個問題:假若孩子闖禍,我們應該先責罵孩子沒有順服爸媽任意妄為呢,還是追究爸媽有沒有濫用權力胡亂設限、以至親子關係破裂孩子鋌而走險?在權力的天秤下,可以說未成年的孩子得要學習順服,但父母又是否能行使天賦的權柄保護孩子的自主發展、甚至以愛服侍和引導兒女呢?要徹底問責聲討解決矛盾的話,是不是應該先從權力最多、影響力最大的一方開始?

權力與責任本為一體兩面的整體,所以我希望當權者首先放下敵我矛盾的二元觀念,認真面對「佔領中環」示威者這次出的考題,勇敢承擔大眾對當前社會施政不滿的責任;而不是大打轉移視線的輿論戰,將民怨卸到尋求改變的公民身上,進一步分化社會。我認同學民思潮領袖黃之鋒所說的,目前有能力叫停「佔領中環」的,只有香港第一把交椅的特首梁振英。IMG_5396

「只要我們能看破所有界限的虛妄,我們當下便能看見亞當墮落前的世界真象:宇宙原是一個有機整體……直到所有的對立融為一體,分歧變為和諧,戰爭化為舞蹈,敵人變為友人,我們便能與整個宇宙為友,而不老是僅取其一半而已。」真正的愛與和平,不是消滅聲音去除異己避免衝突的中國式維穩,而是百家爭鳴、各自各精采的繽紛──我不能沒了你,你也不能沒了我;因為我便是你,你便是我。IMG_4399_Fotor_Collag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