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給孩子最好的只能當虎爸媽?:讀《阿德找阿德》

女兒澄澄是在龍年出生的「小龍女」,明年將滿兩歲,符合香港社會福利署最早入學年齡的規定,所以我也多留意關於報讀幼兒園的消息。想不到,今年家長爭相報幼園的場面實在太誇張荒謬,有關新聞竟可跳上報紙頭版成為全城熱話:甚麼早幾天門外紮營露宿甚至為排隊辭職跟其他家長互摑──都只為爭一個入學面試的機會?

相片 7-10-13下午06 13 31_Fotor_Collage

逼我當虎媽?

因為中國人獨愛龍年出生的寶寶,加上當年雙非婦(夫婦皆是非港人)來港生子的大隊未截,我家小公主出生時,產科床位供應極度緊張。在我認識的爸媽當中,真有人通宵達旦為孩子排隊輪籌;也在電梯間聽聞鄰居說,同時為孫兒向30所幼園叩門,單是繳交報名費已花近千元。同一批孩子,未來會一直爭疫苗、爭學位、爭職位……嘿,這難道是要逼我這當虎媽麼?

大家都說,這個城市有病,充斥著怪獸家長,想要移民。可是,我們一邊對這種現象搖頭甚至嗤之以鼻,一邊卻是身不由己跳入「起跑線競爭」的洪流,紛紛魚翁撒網盲搶學位──到底為的是甚麼?

DSC_0151

「都是為了給孩子最好的。」

讓孩子自己陳述自己

當最好的爸媽給孩子最好,終極目標是培育孩子成為最好、過最好的人生。在天羅地網的培育計劃下,小孩為了贏得爸媽的愛,切合父母所願,只能隱藏真正的自己,以求生存。《阿德找阿德──遊戲治療實錄》(Dibs: In Search of Self)描述一個真實個案,五歲的男童阿德的父母都是頂尖科學家,本來視阿德為事業障礙,但孩子出生後就只是著力培育他的智能。在這種拒絕環境中成長,阿德性格孤僻、行為怪異,甚至被懷疑是智能不足。美國心理學家愛思蓮(Virginia Axline)利用遊戲治療,讓孩子逐漸尋回自己。

相片 7-10-13上午08 55 22

這本書是一位社工媽媽介紹我看的,書中寫下十二次遊戲治療的個案過程紀錄(process recording),阿德與愛思蓮的對話和行動都仔細地記下來。不大習慣閱讀社工文字的我,讀起來有時稍嫌描述冗長,但竟然也會想追讀下去──因為描繪具體真實,我感到自己彷似是治療團隊的一份子,很關心阿德這個小毛頭會如何變化。

甚麼是遊戲治療?阿德這樣形容:「當我想作個嬰孩,我就能作。當我想作成年人,我就能作。當我要講話,我就講。當我要靜默,就靜默,豈不是這樣嗎?」原來就是給予孩子一個自由的空間,去除不必要的道德判斷,讓他有機會以自己的方法陳述自己。

治療師愛思蓮主張非引導性遊戲治療(non-directive play theraphy),在過程中絕少評論或提出引導性問題,只是以重複和肯定來回應孩子的話:「你是這個意思嗎?你想要這樣做,對吧?」整個治療過程的方向和步伐的決定權,完全交由孩子自己決定。在我們急功近利追求效率講求控制的時代裡,這種輔導方法與大潮流背道而馳,實在需要有過人的胸襟和堅持,才可實踐。

治療師看似沒做甚麼特別的,就是任讓阿德掘沙玩水拋擲玩偶,沒有評論,只有陪伴;但孩子竟然逐漸找到自我,從情緒封閉的深淵走出來。

IMG_3525

追求「最好的幸福未來」

「當一個小孩被迫要證明他是一個有才幹的孩子,結果常是悲慘的。一個小孩所需的是愛、人的悅納和了解。當阿德面對摒棄、懷疑及了無終止的測驗時,他便飽受蹂躪了。」此書的英文原著在1964年出版,作者愛思蓮已逝,想不到當時她心懷感觸寫下的一段話,歷久常新。假如主持面試的老師與安排孩子面試的家長都讀到這一段話,並且體會那一份憐憫心腸,今天香港教育還會是同一番光景嗎?

為了入讀好學校,家長們費盡心思:打扮孩子、送孩子上playgroup(遊戲小組)面試班、花過萬元購買幼兒教具……其實,爸媽為孩子張羅,經濟能力可負擔的話,讓孩子穿得好玩得好學得好,並沒有問題。

問題在於,我們種種行為,都是有計算有策略有步驟有目的。孩子享受這些「最好的」安排嗎?爸媽們盯著小小孩,滿腦子謀略思量要如何培育塑造他們「幸福的未來」,還能看見孩子當下是否快樂嗎?

我們有所付出,也就自然期望回報;假若孩子表現未能如父母所願,小小孩也就要承受爸媽失望的痛苦,很可能成為下一個阿德。

迷戀「最好的」單一標準

相片 7-10-13下午05 26 10

我們整個社會都迷戀上單一套標準:嬰兒體重比較生長線、幼兒園/ 小學/ 中學/ 大學競爭力排名、學位數目、職位薪金、家居面積……不單是孩子害怕做真正的自己,父母們也迷失在數字、比較和評價中間。

讓我們坦白問自己,做這麼多,真為了孩子麼?還是因為害怕孩子不符標準,害怕自己變成「問題兒童的家長」,所以要不停地做做做,好安撫自己內心的不安?

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眾人皆醉我獨醒」,而是因為我也有執迷標準的時候:孩子每天要排便一次才叫健康。所以當有那一天澄澄沒有大便,我便感到焦慮,囉嗦小人兒「你要便便啊」;我只能提醒自己,這樣做並沒有幫助,也不是為了她的好,動機其實是自私的。

IMG_2275

這一刻最好的‧接納

阿德最需要的,是接納。在接納中,阿德才有能力體會自己紛亂的情感,才有勇氣表達自我,活出他的個性生命。「他在混合情感的雜亂荊棘中摸索時,正在建立著一個自我的觀念。他能恨,又能愛;他能譴責,又能寬恕。」

所有爸媽都可以在這一刻給孩子「最好的」,不費分文,無需排隊:就是無條件地接納,愛他本相。

IMG_2580

我可以接納一個憤怒/ 沒用/ 哭鬧/ 不符理想的孩子嗎?我也可以接納一個憤怒/ 沒用/ 哭鬧/ 不符理想的自己嗎?沒錯,這是困難的,因為我們當中很少人體驗完全的接納;可是,真心為孩子福祉設想的父母,即使不情不願,也一定會開展尋找自己的旅程。

「不但是阿德找到他自己,就是他的父母也找到他們自己。」願以這話與所有父母分享,共勉之。

IMG_3057

(延伸閱讀:明報「家長報幼園早4天紮營」蘋果日報「為爭一張報名表 港媽雙非婦互摑」維基百科「遊戲治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